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希盟重陷‘马来人至上’困惑

字体大小:

巫统在联盟时代以“政权分享”为名,借与其他种族合作掌控政权,经过半个世纪,巫统势力不只壮大,还渗透到各个领域,独霸半岛。

反观当年在国家独立后“被借力”的国阵主要成员党,经过13次全国大选后,政治势力己严重被削弱,与如日中天强势的巫统,根本不能成正比。

在同一个阵营,为何出现两种不同后果?这一切说明什么?为何巫统可不断扩大其政治版图,从分享政权到主导整个国家,靠的是什么?

巫统的不倒灵药就是“马来人至上”(Ketuanan Melayu)斗争方向,令其在族群中的支持源源不绝。

巫统的蜜糖,却是与他出生入死打拼的其他成员党的“毒药”。

可以这么说,巫统在半岛的“手足”成员党,每征战一回,政力就“缩水”一次,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巫统蜜糖”之累,败在马来极端民族主义之手。

当年李光耀无法选择而带领新加坡离开马来西亚,留下来的民主行动党继续强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与巫统继续斗争。

而在巫统高位被斗跨的前副首相安华成立的人民公正党,则主张“人民至上”(Ketuanan Rakyat),两个在野党过后一拍即合应战共同的敌人。

无法在党内另一轮权斗中斗倒“一号”的前首相马哈迪医生选择退党,过后成立被指“开民主倒车”的土著团结党,斗争方向“拷贝”巫统,因他在位22年,深谙巫统的斗争策略。

现在,士团党的二号人物前副首相慕尤丁已表态,希望联盟由马来人主导,更清楚一点就是土团党主导,再更清楚一点就是马来人至上主义的延续。

基本上,希盟这个政治阵线,大家都曾是斗得你死我活的敌人,现在的合作是类似“国共合作抗日”(借林吉祥语);抗日之后呢?极可能又是一轮惨烈的内战。

本文是马来西亚《南洋商报》3月28日社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