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联合报:两颗子弹到两条鼠尾

字体大小:

(联合早报网讯)台湾《联合报》文章:

短短一个多月,台北市长选举发生了两次“水门事件”。一次,是台大医院外科办公室的对话遭录音外泄,内容谈到MG一四九帐号要如何自圆其说;第二次,柯文哲竞选办公室疑遭窃听,宣称起出两个窃听器,但现场只找到两条俗称“老鼠尾”的音源线。

当年美国“水门事件”举世譁然,弄到尼克森总统下台。而台版所谓水门事件只是抄袭版,没有深喉咙,没有惊心动魄的查证揭弊过程,巧的只是两案“受害者”都是柯文哲。柯营也深谙水门案的“价值”,因此尽管只拿出两条老鼠尾巴,也能水门、水门地喊得震天价响。

问题在:这两条老鼠尾巴是谁的?疑点之一,音源线只能将九楼两支市内电话分接到三楼,若真要窃听,凭这种低劣技术恐怕不及格,不足和水门案相提并论。疑点之二,音源线并未连接到窃听器,仅凭两条老鼠尾巴,很难说是谁栽了谁的赃;疑点之三,蔡正元当夜在脸书上发布柯营尚未敲定的市政顾问名单,十几分钟后,柯营即声称遭到“窃听”报警,时机之巧合不免让人有“设计”之联想。

多年来,台湾民众看过形形色色的选举招数,“两颗子弹”那样的惊天疑案都见识过了,两条老鼠尾巴又算什么?事实上,只要现场迹证保存完整,警调客观查案抽丝剥茧,老鼠尾巴的真相总会水落石出。但政客要利用的就是选前片刻的心理冲击,这点,司法和警方不求效率的办案作风,往往跑输时间。

令人不解的是,选举作战应拿出自己全部实力以赴,而连营操盘手蔡正元却不时公布对手的行程和计划,到底意欲何为?不论这是穷极无聊,或想要炫耀情搜功夫,最后却被对手以两条老鼠尾巴电到词穷,这岂非骄傲者的惩罚?

来源:台湾联合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