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2016是柯文哲不能回避的责任

台湾《中国时报》社论称,毫无疑问,明年大选将是决定台湾内外发展方向的一场极其重要的选举。对内而言,马政府近8年的执政,前期历经金融海啸、经济衰退,后期历经马王政争、九合一败选,政府效能低落,蓝绿对立恶化,内阁信誉无存,贫富差距扩大,民粹政治抬头,这样的“闷政治”实在需要大破大立,兴利除弊。对外而言,区域经济整合加速,中国大陆持续崛起,台湾却在太阳花学运后,在两岸前景上出现空前的歧异,反中仇中声浪高涨,有识之士对于台湾前景的模糊、内耗空转的加剧、人才流失的迅速,无不忧心忡忡。台湾到了需要有明确方向指引、需有有魄力者带领的十字路口。在这个意义上,2016大选的结果,恐怕将比2012年那场相对偏重政局延续性的选举,有更重要、更关键的意义。

距离明年总统大选还有9个月,但是选战却出现几个特殊现象。首先,蔡英文民调始终无法有效拉抬。2012年大选之后,蔡英文虽然败选,但在民进党内的支持度居高不下,重新出任党主席之后,在党内定于一尊、无人挑战的局面已经底定很久,所有民调均显示民众看好民进党即将取得政权。但是,在这种极有利的局面下,蔡英文的民调支持度始终维持在45%左右,无法有效拉抬,也无法拉大差距。这种看好度与支持度的反向落差,凸显蔡英文的号召力、吸引力与魅力已经面临瓶颈,而扩展票源的能力也到了极限,只是由于国民党政党形象太差、候选人又迟未产生,加上没有任何具威胁性、挑战性的第三组候选人浮上台面,蔡英文才有如此高的看好度。如果政局出现重大变化,总统大选的结局究竟为何,还在未定之天。

其次,台湾社会厌倦蓝绿政党的比例居高不下,越来越多民众愿意考虑支持第三势力。今年3月两份相关民调就颇为值得解读,其中新台湾国策智库民调显示,在2016立委选举中,有46.4%的民众考虑支持第三势力,且46.0%考虑将立委选举政党票支持第三势力。这份民调虽然是针对立委选举,但却颇能看出民众对蓝绿两党失望、厌恶的程度。当然,过去民调确实也曾显示不少民众愿意考虑支持第三势力,但始终和实际投票结果有很大落差,其中原因在于绝大多数台湾选民具有“现实主义”的投票取向,不愿意将选票投给没有当选机会的政党与候选人。但是如果第三势力出现具有相当份量的候选人,极有可能出现不一样的选举结果,另一份民调就显示,高达35.7%民众支持柯文哲与宋楚瑜搭档的柯宋配,进一步分析显示,柯宋配竟在20~29岁族群获得50%支持,同时不论性别、政党倾向与地域,柯宋配都有30%到40%支持度。这样的民调结果,无不显示了民众求新求变,突破“闷政治”,克服蓝绿对立的渴望。

第三,这次总统大选,更是台湾总统直选以来,首次出现主要政党总统候选人难产,迟迟未见党内具份量领袖人物表态参选的窘境。2008年,在扁家弊案拖垮民进党选情的情况下,民进党内仍是群雄并起,争取总统提名。反观国民党,至今党内领袖不是态度暧昧,就是低调不语,党内民意支持度最高的朱立伦却一再表示不投入选举,态度日渐坚决,这种最强人选不愿代表党出战的情况,如果成真,将是台湾政党史上相当离奇的一页。

国民党领袖的畏战、不愿战,蔡英文民调的无法拉抬,以及民众对第三势力的期待,说明台湾政治仍有相当一大片真空地带,客观上需要填补,主观上需要有具备足够份量的政治领袖出来承担责任、代表民意,挂帅出征,开创新局。

综观台湾政坛,柯文哲绝对是具备充分条件,能够也应该代表广大民意出战2016总统大选,提供民众另一种选择的最适当人选。这不仅仅是因为柯文哲的高民意支持度,还有其他更重要的要件。

首先,柯文哲的理念与行动,证实他是台湾真正能打破蓝绿对立结构的政治人物。从上世纪90年代的“大和解咖啡”以来,柯文哲是唯一能够真正广纳蓝绿人才,同时在政治观点上又能展现务实、弹性和包容的政治领袖,他的政治受难者家庭背景,却又认同尊敬蒋经国的历史主义态度;他的深绿背景,却能承认两岸间“既有政治基础”又呼应“两岸一家亲”等等,都是他能够超越蓝绿、开创新局的例证。

其次,柯文哲担任台北市长以来,确实展现雷厉风行的执政魄力,他对公民参与、透明开放的理念,也让台北市政展现新气象,近4个月来柯文哲的表现,证明他确实是唯一能打破台湾政治停滞僵局的政治领袖。若从世俗眼光来看,“2020”才应该是柯文哲的目标,但是从台湾现实来看,“2016”却是柯文哲不能回避、不能闪躲的重责大任。

王金平说“上医医国”,说得很好,柯文哲应该认真思考、认真面对。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