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台南选出了皇帝

字体大小:

黄智贤

原来去年九合一,台南选出了「皇帝」赖清德。市长的义务和权利,不是依法依宪,而是赖清德说了算。

赖清德说,他不进议会,是为捍卫台南的尊严;要不要进议会是政治问题,不是法律问题,不属于监察院监理范围。他错了!

他不进议会,是戕害了从1945年至今70年的地方自治。他不进议会,是政治问题,更是宪法问题。而中华民国是不是无人可以制衡一个无法无天、公然反民主的市长,则是还有没有民主的问题。

赖清德还引用大法官会议释字第498号,说「市府与议会相互制衡」。赖清德完全张冠李戴。大法官释字第498号,是回答地方政府人员有没有到立院委员会备询的义务。大法官清楚说明了地方「行政机关」与地方「立法机关」间,「依法并有权责制衡之关系」。

赖清德竟然刻意把大法官解释的「有权责制衡之关系」,扭曲成「有互相制衡的关系」。这是多么恶意的扭曲。因为台南市府会并不是互相制衡的关系。不管是依据民主理论、宪法和地方自治法规,都只能是台南市政府,受市议会监督制衡,而没有市议会受市政府制衡这回事。

李全教固然因贿选被起诉,但起诉不代表有罪定谳。立法院长王金平陷入关说争议时,难道行政院可以用司法争议为借口,不去立法院备询?全台有多少立委和民代被起诉?如果我们要剥夺民代的法定职权,难道不该依法而行?

赖清德说中央政府只能就「适法性、适切性」监督地方政府。其实释字第498号说得够清楚,中央政府或其他上级政府对地方「自治事项、委办事项」,依法为「适法或适当与否之监督」。

当台南市长公然违法违宪,悖逆民主原则,悍然拒绝到市议会备询,照理讲,上级机关,必须要依法监督赖清德的违法行为。而现在,整个国家竟没有人,没有一个机关,胆敢向皇帝说不!

赖清德说,地方自治团体有「独立自主」的权力与地位,中央国家机关应该尊重。但大法官说得很清楚,地方自治团体是在「宪法及法律保障之范围内,享有自主与独立之地位」。宪法和法律保障的,是议会对市长的质询权,市长则有义务备询。到议会备询,不是赖清德的权利,而是依法依宪,你无可闪躲的义务。

(作者为自由作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