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秉权:内地公安都承认过的越境执法

字体大小:

铜锣湾书店5名股东和主管离奇连环失踪,引发公安越境掳人执法疑云,其中最新失踪的李波据报没香港出境纪录,回乡证在家,妻子接到「深圳来电」,加上内地官方没及时澄清和否认,令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过去,香港曾发生过不少内地执法者越境执法事件,包括2004年有公安到摩星岭执行「特别任务」时被港警截获、2014年有内地海关缉私快艇进入香港境内拖走怀疑走私船被本港水警拦截、国安等人员在本港占领运动和大型集会期间在场监察和混入人群等。但其实,内地执法者在港非法执法又岂止这些。

全国法律类核心期刊《犯罪研究》2005年曾刊登广东警官学院教授许细燕及广东省公安厅刑侦局追逃组组长刘绍新的文章,谈及更多公安在港非法跨境执法的细节和案例,它们包括:

(1)私自办案:不时有少数内地公安机关人员,出于各种原因,事前没知会香港警方就直接派员到港办案,而整个办案过程均没有香港警务人员在场见证,造成非法越境执法的口实及演变成严重的涉外事件。

(2)向港警提出无理要求:在嫌疑人没违反香港法律的情况下,内地公安曾要求港方代为实施强制措施,例如协助冻结该人的物业和资金、扣起存款、强制传唤其到内地归案、代为采取剥夺其人身自由的强制手段等。

(3)非法抽取血液样本:为了对涉案相关的嫌疑人做DNA鉴定,以确定其是否真的涉案,内地公安曾要求香港警方协助,对某些在港嫌疑人强行抽血,套取样本。

(4)恃熟卖熟:1999年6月,某市公安局在侦查一宗劫案时,怀疑一名疑犯已潜逃香港。于是一名公安领导便联络与自己相熟的香港警长,请其立即拉人。该名警长得知情报如获至宝,照办如仪,迅速带队神勇拉人,最后被上级训诫。

(5)私自到港找证人和证物:2002年6月,某市公安机关为了取得一宗案件保管在银行保险箱的证物,便与证物保管人一起到银行拿取。该名姓苏的保管人要求保密不知会港警,公安便秘密行动。到达银行后,谁知苏某将计就计,突然大声向银行保安求救,说被人挟持绑架取物,公安立时方寸大乱,迅速逃离现场,走佬返内地。

这篇文章的作者警告,涉港案件一旦处理不当,极容易酿成政治事件,后果严重,内地执法人员甚至会在香港负上刑事责任。

以上这么多案例,未知是否真的有内地公安曾因此在港负上刑责?

执法犯法,公然破坏香港法治和「一国两制」,香港人一定咬实唔放。

作者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