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蔡英文的求同存异不是空白支票

字体大小:

蔡英文的「九二共识」新解,已被北京否定。

蔡英文说,「不否认一九九二年两岸会谈的历史事实」,但国台办指必须承认一九九二年建立了「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蔡英文说,认同当年「求同存异的精神」,国台办则说,九二共识的核心内涵是「反对台独/两岸同属一中/两岸不是国与国的关系」。

自一九九二年起,台湾当局与台湾舆论就以「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来阐释九二共识,当时尚在李登辉执政时期。二○○八年,马英九当选总统後,胡锦涛在与小布希的热线电话中,亦完整表述了「一中各表」。後来,马政府继续标举「一中各表」,但北京则转为经常使用「求同存异」一词。例如,胡锦涛曾说:「坚持九二共识,意味双方可以在一个中国的基础上求同存异。」至马习会,「以两岸领导人的身分与名义举行,见面互称先生」,亦可视为「一中各表」的体现。所以,在两岸之间,「求同存异」与「一中各表」二词,可谓有心照不宣的代换作用。

蔡英文提出「求同存异」,是使用了北京的词汇,以示趋同的姿态;意谓:「我同意你的求同存异,那么我们就求同存异吧!」但是,求同存异不是一张空白支票。

北京说,「反对台独/两岸一中/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这些皆似无「存异」的空间;马政府指出「一中一台/一边一国/台湾独立」皆为中华民国宪法所不许,这也无可「存异」之处。唯一的存异空间,就是「一中各表」之「各表」的内涵,但这似乎正是蔡英文所拒绝接受的。她不接受任何「一中」,包括一中各表。

蔡英文所谓的求同存异,若是一方面想要甩掉北京「反对台独」的纠缠,另一方面想要抛弃马政府的「一中各表」,而藉「求同存异」来包裹《台独党纲》,这恐将如陈水扁所说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马政府强调一中各表,就是最鲜明的求同存异。蔡英文若胜选出任中华民国总统,九二共识中的「一中各表」将比「反对台独」更重要,这应当就是後二○一六的「求同存异」。

就北京言,蔡英文不可能再主张法理台独,所以「反对台独」即是无的放矢;届时,蔡英文的政治立场,就要看她是否表态「一中各表」。蔡若是不说一中各表,北京如何与她求同存异?对蓝营言,选後蓝营是否大解体,也要看「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论述能否存活;若无「一中各表」,蓝营的「反对台独」必将失去支撑,则蓝营更无存续的条件。对民进党言,後二○一六将绝无可能再存「台独」之异,且丢弃了「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杠杆,一旦直接面对「一中原则/反对台独」的冲击,恐陷进退两难、攻守失据之境。

在九二共识的体系下,一中各表就是求同存异,而一中各表亦是中华民国唯一可能藉以突围的出路。但蔡英文的求同存异,不可能去「一中各表」而取代之,更不可能成为一张包裹「一中一台/一边一国/台湾独立」之异的空白支票。如台湾不知藉「一中各表」维持求同存异的战略纲领,一旦自陷「无异可存」,就可能将面对「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冲击。

蔡英文必须警觉:即使否认九二共识,她也甩不掉北京的「反对台独」;但若摧毁九二共识,因而失去「一中各表」的载具,国家以後的路要如何走下去?

蔡英文强调维持现状,且谓维持现状是台湾民意的最大公约数;其实九二共识正是维持一切现状的政治基础。现今的民意因蔡英文宣示「维持现状」而支持她,并可能相信她有能力处理九二共识的争议;但倘若有一天,蔡英文因无能处理九二共识,以致现状倾覆不再能维持,而蔡英文又说不出她否定九二共识的理由,民意有无可能为了「维持现状」而回过头来思考「九二共识」的作用与利益?蔡英文要想清楚:主流民意究竟是支持她维持现状?抑或支持她否定九二共识?如果误判其本末轻重,可能遭民意反噬。

九二共识不是赌局。蔡英文可以说「九二共识不是唯一选项」,但万一北京坚持「九二共识是唯一选项」,即恐非她所能左右。

蔡英文应须三思:一中各表就是最鲜明的求同存异,要求同存异,就不能丢掉一中各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