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蓝绿须认真思考「二月组阁权」问题

字体大小:

距离选举仅剩一周,「多数党组阁」议题提前浮上台面。下周选举结果揭晓后,到五二○新旧总统正式交接前,有长达四个月的空窗期,马总统是否应在二月提早交出组阁权,恐怕是朝野两党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日前有亲绿学者公开主张,民进党一旦在总统及立委选举双双大胜,蔡英文应该在二月就将「组阁权」从马总统手里拿过来,由她提前组阁。理由是,一则可避免政府空转,二则可避免马政府在两岸等议题上暴冲,三则避免执政党在行政或人事上大动手脚。如此高论,听起来理直气壮。耐人寻味的是,国民党高层随后呼应此议,称一旦选举双输,马总统可能考虑提早释出「组阁权」;讵料,此举却遭民进党指为「选举操作」,认为此议并不可行,更可能搞得「天下大乱」。

由此可见,「多数党组阁」虽是一个理想,但一进入现实政治的情境,政治人物还是会根据自己的利害算计作选择性解读,从而产生各种推拒的力量。以民进党为例,它如此急于夺取权力,又不断谴责马政府无能;但当执政党有意释出组阁权,它反而犹豫不前了。这种态度,岂非「叶公好龙」?

如果民进党在大选取得总统又拿下国会过半,其后的四个月交接期若不想让台湾沦为空转虚耗,在二月新国会成立后,依惯例总辞的行政院要如何组成「看守内阁」,确是一大难题。以目前的形势观察,未来的发展有三种可能想像:

第一种情况是,马总统二月提前交出组阁权,邀请在国会过半的民进党来组阁,这当然是提前分享权力的善意表示。这种作法前所未见,却可以创下一个良好的宪政惯例,也可以实现马英九在二○○七年提出之「国会多数党组阁」主张,让政府平顺滑进新一轮的交替。这点,朱立伦昨天也公开表态支持,声明他一向支持多数党组阁。由民进党提前组阁,符合绿营「完全执政」的渴欲;但其间的难题是,新阁在这四个月的过渡阶段,权责和得失不易厘清,和总统府如何磨合、分工也是个难题。

第二种情况是,马总统不完全交出组阁权,但由他和新当选的总统共同协商,双方达成君子协定,寻找一位彼此可以信任的人物出任过渡阁揆;在此过渡期间,民进党则停止对内阁作无谓的杯葛或威吓。这样的方式,朝野在政权轮替间可以维持基本的互信,使行政机器不致流于空转虚耗,对台湾社会利大于弊。问题在,蓝绿能不能找到可以共同信赖的人士,且此人甘冒声誉受损之风险出任短期阁揆,这点则不易解决。

第三种情况,马总统不提前交出组阁权,内阁亦不依宪政惯例解散,而由同一批阁员以「看守」形态坐镇至马总统任期结束;或者依惯例解散后,仍然任命形象差距不大之同一批人出任。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在国会占多数的民进党立委极可能用尽手段杯葛人事,并阻挠其施政;若果真如此,那麽未来四个月台湾政治将是一片焦土,除了空转,还可能耗尽人民对于新政局的期待。

无论如何,我们建议朝野政党,必须基于台湾发展和民众福祉为先的思考,共同面对选后的新局,绝对不要以「焦土作战」来攫取自己的利益,不要当台湾的罪人。在民进党主政期间,国民党曾两度提议「多数党组阁」,皆未获绿营接受,因而造成「朝小野大」的困局。如今,民进党极可能取得「完全执政」,若连这项进步性的提议也不敢面对,势将自曝其短,证明它光说不练。

追根究柢,台湾之所以会产生漫长的四个月执政空窗期,主要是行政上便宜行事,以「节约经费」为由将立委和总统大选随意合并举行所致。因此,解决此问题的另一途径,是让总统和立委选举脱勾,各自回到宪政的正常期程办理,即不会产生这样的「垃圾时间」,也不会有「谁是新民意」的尴尬争执。更重要的是,立法和总统大选分开举行,可以让民众有一段「冷静期」,在新国会出炉后,更深层思考国家元首的选择。至少,过去在三月下旬选举总统,就不会有这种「政治大空窗」的问题出现。

在「二月组阁权」问题正式浮现前,朝野两党还有时间认真思索上述三种情境之利弊得失,请做好和解与协商的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