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熔断股灾折腾一场 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发表社评称,中证监叫停熔断机制,内地股市暂见喘定,一场金融股灾总算过去。不过,结合去年7月的暴力救市、8月的汇改风暴和今次的熔断股灾,短短6个月之内,内地经历3次特大金融波动,可谓元气大伤。值得关注是,这3次波动并非外围因素波及,而是内地的溢出效应影响全球市场,折射内地对全球的影响力和重要性。不过,事态同时折射内地有关金融事务的决策和执行出了问题,情况若不改善,则内地在金融领域逐步与国际接轨过程中的折腾,熔断股灾就不会是最后一次。

半年3次金融动荡 皆现长官意志作祟

今次股灾,据非正式统计,内地股市市值因而蒸发了6.6万亿至8万亿元人民币,如此庞大数字无疑是巨量损失。熔断机制并非内地发明,其他一些国家地区的股市都有类似涨跌停板机制,基本上行之有效。中证监对熔断机制的论述,也言之成理,并无离经叛道之处。不过,这个机制对内地股民是新生事物,与内地股市的另类文化和习性,融合上出现问题。内地股市由散户主导,他们的投资“名言”是不管什麽基本因素,却只相信某些信息;因此,内地股市政策市的特质,长期以来表露无遗。今次熔断机制助推股灾,与散户未深谙个中运作有关。从决策与管理层面,原本不应该忽略这些因素,若实施前做足够宣传、解说,让一般股民了解和掌握情况,或许在应对时可避免或减少羊群效应。

另外在股灾之后,不乏专家学者公开批评,认为不应该实施熔断,讲得有板有眼。熔断机制由去年7月股灾之后酝酿,当局表示经过充分论证和谘询。但是过去几个月,此事未见在内地有太多公开讨论,现在却有不少“熔断不可行”的意见;他们事先有否向当局提出,或是当局有否聆听不同意见?值得探讨。若有人提出熔断机制万万不可在内地实施,有理有据,而当局置若罔闻,那是决策失误;若现在提出批评的人只是放“马后炮”,那就没有多大意义了。

结合去年7月股灾检视,内地在金融事务决策或执行,是否存在一些结构性问题,值得注意。例如去年7月的股灾持续一段时日,当时中证监等机构每日晚上都公布翌日实施一些新招数,以稳定股市,招数可谓千奇百怪,包括不准沽空、对付融资融券、动员券商在一定资金数额和明言维持上证指数在某个水平的情况下托市、规定公司大股东回购股份等。这些行政措施与股市规律有根本扞格,本港一些投资者即时知道措施不仅无效,反而有反效果。事实上,当时出现了救市使人愈救愈惊的效果,制造了人为恐慌,向世人展示一出救市闹剧。

至于去年8月的汇改风暴,虽云目的为因应IMF审议人民币纳入SDR做铺塾,但是当局事先毫无征兆下,在8月11日突然宣布人民币贬值约2%,此举宛如对市场突袭,不仅内地市场、全球金融市场都好像遭电击而大幅波动。汇率机制改变极其敏感,需要保密以免影响市场,即使如此,市场预期和情绪仍然不容忽视,较先进经济体的决策管理当局,例如美国联储局加息同样极度敏感,他们持续操作,让市场逐步接受,经过一段时日消化后,正式加息之时,市场反应平静,未见动荡。

金融维稳大出血 外汇储备大缩水

许多时候的内地股市动荡,散户每每被认定是导致“摇动船只”的力量。不过,若做好预期管理,让散户有更对称资讯可供判断,可以减少他们的盲动。事实上,当局经常把做好预期管理念兹在兹,等于长期对散户做投资教育,对于内地金融市场逐步走向成熟、理性,会起到积极作用。过去6个月3场金融动荡,隐约都看到长官意志作祟;事实证明,“官意”与服膺客观规律运作的金融世界格格不入,它不仅未能起到稳定作用,而由于个中蕴含的外行领导内行实质,反而会成为负累、甚至是动荡之源。

2014年6月,中国外汇储备达到高峰的接近4万亿美元,到前日人民银行公布最新外汇储备为3.33万亿美元。18个月内减少6629亿美元,减幅16.6%,短时间内减幅之大,十分惊人。此外,近数月外储减少数额持续增加(上月减少达1079亿美元),这与人民币贬值,资金外流有关,而接连股灾和汇改风暴衍生恶性循环,使人民币汇价承受更大压力。人民银行既要维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股市动荡“国家队”又要救市,在在都向外汇储备伸手,若金融持续波动,曾经引以为傲的外汇储备说不好也会陷于无以为继景况。即使如此,内地仍然应该坚持金融改革与国际接轨,只是决策和执行须更科学化和民主化,切忌一言堂和长官意志凌驾崇奉客观规律的金融世界,勿要再交昂贵的学费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