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伊朗恶斗 中东更难有宁日

字体大小:

中东两大强国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关系破裂,令这个本已硝烟四起的地区更难安宁,由也门内战到伊斯兰国肆虐伊拉克和利亚,涉及的恐怖主义扩散和人道灾难,就更加难解决。

也门内战,沙伊两国各支持一方,本来上月中已经达成停火协议,利亚内战亦露出各方停火以共同对付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曙光,可是,在沙特本月二日处决回教什叶派教士尼姆尔,激起奉行什叶派教义的伊朗愤怒群众闯入沙特驻伊的大使馆纵火捣乱,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后,本来就脆弱非常的也门停火协议已经撕毁,而定于本月下旬举行的利亚停火多方会谈,要这两个死对头达成协议更是难上加难。

沙特处决尼姆尔,只是回教什叶派和逊尼派政权千年恩怨白热化的触发点。全球回教徒当今以奉行逊尼派教义者居多,沙特是逊尼派执政的最大中东国家,伊朗则是什叶派执政的堡垒,自从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由宗教领袖主导国家政体,沙特一直担心其扩展影响力的野心,威胁区内逊尼派势力,以及动摇其管治基础。

大象交战也门惨受蹂躏

这并非杞人忧天,在伊朗政权被宗教激进派把持的年代,伊朗不止积极声援各地什叶派政治和武装势力,还出钱出力。最明显者莫如在也门内战中支持胡塞武装势力,以推翻逊尼派政府,把什叶派势力伸延至与沙特接壤的地区。沙特不惜兴师还击,也门变成上世纪中叶的越南,政府军和胡塞成为两大外国势力在区内争斗的代理人,在这场代理人战争中,也门惨成为备受两头大象交战蹂躏的土地。

沙特和伊朗的比并,由中东扩及非洲回教国家,支持不同派系的政治势力。此外,沙特还担心人口只占一成的本土什叶派势力成为颠覆政权的力量。住在沙特境内的什叶派教徒,一直觉得自己遭受政府遏制和歧视,教士尼姆尔成为他们眼中最瞩目的代言人,在几年前席卷阿拉伯世界的阿拉伯之春,在沙特盛产石油的东部大省,鼓动了不少人上街和平抗争,影响力还扩及面对同样处境的巴林什叶派信徒,结果巴林要靠沙特出兵协助「平乱」。

宗派冲突削弱反恐合作

沙特今次以恐怖主义有关罪名处决尼姆尔,还指他勾结外国势力,所指国家众所周知。在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后,巴林等国迅即跟随,原因不言而喻。

在伊斯兰国问题上,则轮到沙特主攻,伊朗主守求维持巴沙尔执政的原状,伊朗支持同奉什叶派教义的利亚和伊拉克政府,提供大量人力物力,对付反对派和伊斯兰国武装力量,沙特则藉美国欲推倒巴沙尔政府之机,支持反对派力量,希望扩展逊尼派势力,甚至有分析指沙特富豪是同奉逊尼派教义的伊斯兰国的重要金主。

伊朗在限核问题上与美国达成协议,两国本来希望和缓中东紧张,但是,向来担任中东亲美领袖的沙特,对伊朗戒心反而增强。如果沙特与伊朗的关系进一步恶化,造就两国内部激进势力抬头,中东更无宁日。利亚内战涉及多方利益,无论美国、俄罗斯、土耳其都各有盘算,再加上沙伊两国的宗教势力斗争,西方期望各派握手言和共同合作对付伊斯兰国,谈何容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