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台湾“变天”牵动两岸拉丁美洲外交态势

字体大小:

2016年台湾总统副总统与立法委员选举,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高票当选,同时取得立法机构办席次,开启完全执政的新局。

国民党总统马英九任内增进与北京和解,以“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作为缓解冲突的外交休兵指导原则,大幅减少了陈水扁任内两岸在外交上短兵相接的零和对峙,也减少了长期承受中美洲与加勒比建交国“抱团勒索”的尴尬处境。

蔡英文竞选时承认中国经济对台湾经济的重要性,却避而不谈敏感的“九二共识”,只是重申支持“维持两岸关系现状”。

中国国台办在蔡英文当选晚间发表谈话,表示中方对台大政方针不因选举结果而改变,将继续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选前蔡英文对此一贯回避,当选后将必须做出抉择。

2000年民进党首度执政后,以“支票外交”换取拉丁美洲政客和领导人对台湾的支持,但多国前领导人卸职后因收受台湾支票丑闻而身陷囹圄,甚至因涉及洗钱而被美国引渡服刑。

承受烽火外交恶果

蔡英文是台湾在拉丁美洲的新面孔,但是她与陈水扁隶属曾因连续弊案而被广泛报导的民进党,无可避免必须概括承受民进党在拉丁美洲的“纪录”。

台湾首位女性总统当选人的重要政见中,对中华民国今后国际定位缺乏清晰的指标,对台湾外交现况更是刻意回避。

她在宣布当选演说的英语翻译中点名要和“特别是美国和日本”加强合作关系,却没有清楚界定要加强合作的“国际盟友”是哪些。

蔡英文在2015年9月与驻台外交使节及代表的酒会上,以推动“新南向”政策为新政府的经济文化指向,强调将强化台湾与东盟国家和印度的联系,但拉丁美洲并未被提及,成了拉美代表们关注和评论的议题。

过去8年间,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随经济影响力飙升,而台湾日渐淡出,在拉丁美洲更是明显。

1997年时任总统李登辉推动以拉美为外交与投资为目标的“东进政策”,用以巩固台湾的国际地位,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却出现弃东向南180度的大转弯。

她的新政策,对期待台湾投资和强化交流的拉丁美洲、加勒比12个建交国无疑是一大打击。而这些长期以来支持中华民国国际合法地位的盟邦,至今仍占中华民国22个建交国总数过半的55%。

两岸外交功防

虽然两岸在未来四个月新总统就职前的关键磨合期并不预期出现关系大滑坡,但是选前半年两岸在拉丁美洲一些台面下的动作,依然令人对将近八年间的默契是否即将成为过去充满疑虑。

如果蔡英文大张旗鼓地扩大台湾的国际存在,同时新政府在国家认同上向实质台独倾斜,北京将毫无悬念的在经济和外交层面向台北施压,转而撼动两岸在拉丁美洲的外交现状。

中美洲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外交官向BBC中文网表示,北京的中美洲外交预算不足总预算的1%,加上加勒比也不到2%。2007年北京为报复陈水扁政府收买加勒比小岛国圣卢西亚(台称圣露西亚)而砸下重金与中美洲哥斯达黎加建交的事件,九年后重演的可能性已经降低。

这位中国外交官说,北京最近婉拒哥斯达黎加提出承购10亿美元债券的做法,暗示中国不会为拉拢示台湾在中美洲的建交国而重蹈覆辙。

哥斯达黎加与中国建交时获得3亿美元低息优惠贷款,持续出现严重财政赤字,中方无法比照办理为其解困。

中国目前面对经济下行的庞大压力,无意以台湾模式维持和换取新建交国。在台湾新政府寻求国际空间的挑战下,中国能做出反应的选项有限。任何愤怒的反应可能会进一步疏远台湾的民意,而消极的反应可能会削弱北京对台湾的影响力。

中方贷款先例

但是两岸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外交均衡,并非一成不变。

2015年8月,台湾在中美洲建交国洪都拉斯总统亚洲投资顾问阿纳尔多·卡斯蒂略(Arnaldo Castillo)公开证实,中国工商银行(ICBC)同意向洪都拉斯帕图卡三号(Patuca III)水电站项目提供2.98亿美元的10年期贷款,该工程由中国水电集团承包。

2008年马英九上任后,陈水扁政府指定的对口单位——台湾电力公司——无法负荷3亿美元投资,主动退出洪都拉斯提出的电力计划。

两岸休兵后,三任洪都拉斯总统多次寻求中国的协助,但均因无外交关系缺乏担保而被拒,同时也拒绝了建交的提议。

“帕图卡三号”工程贷款由洪都拉斯政府刊登公告替代中央银行担保,首开中国向非建交国提供无实质担保贷款的新例。

北京更加灵活的外交手腕,进一步挑战台湾在拉丁美洲存在的外交底线。

台湾外长二度现身中美洲

未雨绸缪,大选前一个月,台湾外长林永乐出席中美洲整合体(SICA)萨尔瓦多峰会后,于12月16日在危地马拉(台称瓜地马拉)召开拉美与加勒比地区馆长区域会报。据与会者表示因预期政权再度更替,会议气氛显得较为凝重。事实上与会馆长绝大多数都经历陈水扁的“烽火外交”时代,对外交白刃战并不陌生。

台湾大选前5天,驻巴拿马大使刘德立与巴拿马外交部副部长玛丽亚·路易莎·纳瓦罗(Maria Luisa Navarro)签署7200万美元“无偿”合作备忘录,期限至2019年。这是马政府在2015年两度提供各500万美元合作款后再次大手笔承诺。

另一个中美洲建交国尼加拉瓜,2015年传出台湾援赠3000万美元兴建国家体育场资金被丹尼尔?奥尔特加政府挪用兴建平价住宅,为无限期连任巩固选举票仓。

奥尔特加政权授权中国商人王靖修建尼加拉瓜大运河,因资金无着落而陷于停顿。北京政府拒绝参与运河工程,但仍对台湾形成相当的外交压力。

林永乐外长在大选前两天再度以马英九特使的身份出席危地马拉新总统吉米?莫拉莱斯就职典礼,访问期间与出席的部分中美洲领导人会晤,重申台湾对各国的合作承诺不受大选结果影响,确保蔡英文就职前的四个月空窗期不至出现意料外的惊奇。

台湾政权二度更易后,中国是否开门迎进众多等候七年的拉丁美洲新朋友,一步到位缩小台湾新政府的国际空间,目前不得而知。

但中国外交部在1月16日深夜台湾选举大局底定后,不寻常地就未来涉台外交形势回答相关提问时表示:“北京希望并相信国际社会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以实际行动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官媒同时刊出声明的西班牙语版,拉美各国反应值得密切关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