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研发核武 起自老蒋终于张宪义叛逃

字体大小:

美国当年阻止台湾发展核武的细节,曾由出身中科院的退役上校、核工博士贺立维出书详尽披露,书中引述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一份国家安全文档中的资料指出,台湾发展核武关键与最高决策者,是当时的蒋中正总统;而美国早在一九六六年开始干预台湾核武研发,一直到一九七六年九月都在试图阻止台湾拥有独立的核武研发能力,但一直到张宪义事件后,才真正握有台湾研发核武实据,强制关闭了实验室。

蒋中正延请以国核弹之父

贺立维所撰“核弹MIT”一书,第五章“台湾核武发展史”指出,台湾研制核武,可回溯到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中共在新疆罗布泊试爆了第一颗原子弹,并在一九六六年完成氢弹试爆。

蒋中正因此决定发展核武,在延请被誉为“核弹之父”的以色列原子能委员会主席恩斯特.大卫.伯格曼协助,成立直属国防部的中山科学研究院筹备处。

中科院四研究所负责研发

当时中科院有四个研究所,第一所负责弹头,为核能研究所;第二所负责结构设计,为机械研究所;第三所负责电子通讯,为电子研究所;第四所则为推进剂化学化工,为化学研究所。分别负责核弹的弹头、弹体、导引与推进剂。

台湾当年就根据以色列发展核武经验,延揽专家到中科院,在一九六八年设立“新竹计划”,陆续成立核一、二、三厂,利用核电厂使用过的核燃料提练制造核弹所需的钸同位素。之后于一九七二再立“桃园计划”,设置重水式核子反应炉,取得钸239。

蒋经国继续支持核武计划

蒋中正一九七五年病逝后,蒋经国继续支持中科院核武计划。十三年后,就在蒋经国病逝前数日,中科院军官张宪义叛逃,美国强力介入,台湾核武发展自此终结。

美以居留权、金援挖情报

台湾成立中科院后,美方一度高度关注,尤其针对第一所。贺立维引述前驻美代表“钱复回忆录”回忆张宪义叛逃事件的内容说,“当时中科院负责人对美国有强烈反感,不时峻拒美国大使馆或军方希望参观中科院的请求”、“根据一些与美国情报界有关的友人告诉我,中科院派赴美国深造的研究人员,时常会被美方接触询问,是否盼获美国永久居留权及经济援助,只要他们返回中科院时能提供美方所需的情报资料,这些好处就可轻易得到”。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有个解密文件—美国驻华大使馆发给美国国务院,以“中华民国的核子意图”的电报谈话备忘录中,是美国驻华大使安克志拜访当时台外交部长沈昌焕时,提及台湾准备建立核废料再处理的技术,沈昌焕答覆:“台湾若此时建立这种再处理设施,是一件‘傻事’(Stupid)”,沈昌焕保证台湾不会做这些事。

贺立维在书中说,但张宪义事件让台湾第一线外交人员,不知该如何面对美国官员。

美吸收张宪义掌握证据

根据贺立维在书中出示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一九六六年至一九七六年台湾在核武发展上的新证据”国家安全文档,报告提及,美国是在一九六六年开始干预台湾核武发展,防止任何核武原料进入台湾;一九七二年到一九七三年,美国不鼓励台湾从西德购买核废料再处理设施,不愿台湾拥有相关能力;一九七三年有来自台湾核能官员私下向美方通报,台湾有核废料再处理的热室设备,位于桃园龙潭的核研所内,因此美国准备派一个考察团来台查证;一九七六年九月,美国曾试图阻止台湾拥有独立核武研发能力。

贺立维在书中指出,台湾向西德采购核子反应炉,因政治考量被拒绝,但台湾后来还是向加拿大采购一座重水式核子反应炉。随后美国的情报重点,就一直在监视台湾是否有核废料再处理设施,一直到一九八八年美国吸收的张宪义叛逃,美国才据张宪义提供的情报,关闭台湾的核废料再实验室。

来源:联合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