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谈转型正义:没历史感却当判官很危险

字体大小:

「目前外界只在讨论档案保存,这三件文件外流只是冰山一小角,根本没碰到转型正义核心。」宪兵上门搜索魏姓民众上网贩卖白色恐怖时期文件,引发连串争议。此事件表相上是滥权搜索,但关键是我们该用什么样的心态面对这些历史文件?

档案管理法 近用权不理想

前年九月,文化部主动争取从准备熄灯的「戒严时期不当叛乱暨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接收一万多笔白色恐怖时期文件,当时主导者就是时任部长的龙应台。

龙应台表示,转型正义分好几块—资料保存、真相调查委员会进行历史审查、法庭审判、赔偿,才是完整的架构。她认为,现行的档案管理法不完备,民众使用文件的「近用权」很不理想,年限、使用标准要当成国家大事来处理。她建议,政府应以奖励的方式,鼓励民间将手上文件捐给政府。

真相调查委员会 此其时矣

至于散落在官方的档案,她说,威权时代很多机构可以逮捕、侦讯人民,但现在很多都被裁撤了,文件却去了哪里?因此得透过立法、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图像要画出来」。过去五十年散失的资料,一定要透过机制化的方法找回来。

她认为要推动转型正义,组成真相调查委员会是第一要务,「此其时矣」。她说,东德共产党一九四九到一九九○年统治东德,德国在一九九二年组成真相调查委员会,主席是东德人,同样地,民进党完全执政才有机会推动,但难免也让外界担心会变质成为报仇工具。

漠视灰色地带 另种不正义

龙应台以往读过许多文件及口述历史,发现很多资料真真假假;此外,她也举例,柏林围牆未倒塌前,东德警察开枪射击逃往西德的人,「一个打心脏、一个打脚趾头」,同样职务的人,可能有不同程度的表现。她强调,当中有很多介于黑跟白之间的灰色,打正义旗号,完全不处理真假之间的灰色地带,变成另一种不正义。

她说,五○年代台湾政府,曾因粗暴而伤害了很多人,但如处理过去是用一种自以为是、简单的今是昨非,甚至加上一些报复心态,却称之为「正义」,「我会非常担心」。「我会等着看蔡英文会有怎样的高度跟魄力组成有公信力的真相调查委员会,因为现在已晚了」。

但不论怎么做,她要提醒,要处理这段黑暗的过去,不是「我们」对「你们」,而是「我们」对「我们」。她说,「这是一段共业,大家一起支撑出来的社会」,当大家做出道德及法律审判时,「台湾当时的国际处境、社会氛围要不要也考量进去?这个问题我们得要问自己」,这是台湾人共同要修的功课。

学习人权 给社会机会教育

她直言,没有历史感却要做历史的判官是危险的,恐怕不够资格,「很可怕」。推动转型正义不是为了报复,给社会最大的机会教育是,学习到什么是人权。

她说,对历史的追究要既诚实又要了解人性的複杂,如果只是叫嚣着要转型正义、气势凌人,「我会紧张,这是一种精细工程,带着诚惶诚恐的心情,才是对的心情。」而不是以另一种傲慢与粗暴来处理过去的傲慢与粗暴,却还打着正义旗号,那真的太虚伪了。

她认为,过去国民党若要推转型正义,会被认为是打自己,「要真做,就是现在」,这是一个国家「转大人」的契机,但如果还是变成斗争机器,「我也认了,就是这个国家不配转大人」。

来源:联合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