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校赴港演出 校名被删“国立”二字引风波

字体大小:

康文署斥资主办、“糊涂戏班”制作的《恶童日记第三部曲之第三谎言》出现“去‘国立’”事件,剧团指负责印场刊的康文署职员,口头要求其艺术行政主任兼执行监制罗淑燕,在简介中删除其母校“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中的“国立”两字。剧团多番争取不果,甚至被建议改为“北艺大”,最终无奈决定抽起简介。

罗淑燕在场刊中以照片展示母校名称,并留言“冇言论自由,咁就足够?”。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校长杨其文批评康文署愚蠢和“极粗暴及缺文明素养”,“与朝鲜没两样”;台湾驻港机构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表明会向港方交涉。

康文署﹕深入了解 探讨加强沟通

事件被艺文界批评为政治审查,有建制派议员则赞同“删国立”做法,康文署回应称会深入了解个案,并探讨日后如何与相关团体加强沟通。除了上述“去国立”事件,香港中文大学网页亦被揭有个别台湾大学“去国立”。中大昨晚回覆,一直和所有合作院校有良好沟通,并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合作。

亦被揭删国立 中大﹕与院校沟通良好

糊涂戏班上周五起一连3日在荃湾大会堂演出《恶童日记第三部曲之第三谎言》,前日下午最后一场谢幕时,艺术总监陈文刚透露制作场刊时,在“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毕业的成员简历,被要求删除“国立”两字,剧团“多番争取也未能改变决定”。

剧团宁抽起简介 换“冇言论自由”字句

有剧团成员昨再在facebook公开事件,糊涂戏班其后发声明,指康文署职员要求场刊删除“国立”,改以英语“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Arts”亦不获批准,反建议以“北艺大”取代。糊涂戏班认为,母校名称为“基本事实”,“刊出全名亦是一种对学术与艺术的尊重”,宁愿抽起亦拒绝刊登被删减,形容是“无奈的选择”,并指深切希望香港继续享有言论及创作自由,“这是我们最珍惜的核心价值”。陈文刚补充,只是一个校名而得此待遇,为此“感到悲哀”,有必要公开事件。

尾场观众Kenny称,陈文刚在谢幕提及事件时“现场鸦雀无声”,“听到呆一呆,好诧异,再望本场刊就睇到分别”。当事人简历以一句“喺一个冇自由嘅国家生活,冇创作自由,冇言论自由,咁就足够?”代替,并以手持毕业证书的照片“抗议”。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校长﹕港文明开倒车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校长杨其文回覆本报时,严厉批评康文署“极粗暴及缺文明素养”,称事件成为“全世界笑话”。他指学校有34年历史,“我们的民主制度也改掉了,学校还在”,但康文署却作了“不必要的政治考量”,政治不应凌驾艺术,事件为香港文明“开倒车”。他指今次是校方首次遇到校名被更改,“所有交往过的国家也对学校显示尊重,没有像香港这样,这不是文明政府作为,跟朝鲜没两样”。

杨其文谓对香港“倒退到这样很失望”,但明白今次是“少数政客的无耻行为”,学校有气度及教养,会继续欢迎港生。他相信涉事康文署职员“内心也有挣扎或煎熬”,“除非他不是在香港长大,否则以香港人经历过开放、民主自由的时代,是有文明、有文化认知的”。杨称无意向港府交涉或要求道歉,“我不需要向无耻、不文明的政府要求,除非他自己有自觉亲自向我们说”。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发表声明,对署方做法“甚表遗憾”,指要求删除校名字眼“并不恰当”,并“诚正呼吁”充分尊重校方以“国立”两字存在之事实。

马逢国:不清楚 暂不评论

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回应称,望台港双方能够相互尊重,“勿将文化活动泛政治化”,以免损害台港关系发展。办事处亦将与港府交涉。

康文署回应,一般节目场刊的文字资料及图片等皆由合作艺团提供,该署不时会就场刊资料的印制事宜与剧团沟通,该署会就此个案深入了解,并探讨日后如何与相关团体加强沟通,确保彼此在互信及尊重下作出相关安排。

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昨晚7时多回覆本报称,不清楚事件,暂不评论。

糊涂戏班为艺发局一年资助的艺团,每年向康文署提交合作建议。《恶童》由康文署提供制作费、演出场地及票务服务,并负责宣传,票房收入归署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