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铜锣湾书店事件 港人有一把秤衡量

字体大小:

铜锣湾书店负责人李波在内地逗留超过3个月之后,前日在落马洲管制站经内地安排,由本港入境处人员接回。铜锣湾书店失踪失联5人,李波以外,两名职员吕波和张志平较早前已经先后在港露面,3人对在内地协助调查的性质和种种切切,都避而不谈,使市民认为事态涉及冲击「一国两制」和不符合《基本法》规定的疑虑,并未消除。最新调查显示市民对「一国两制」和香港前途的信心淨值显着下跌,相信与此事有关。

李波回港片言只语 越境执法疑虑未释

当日李波失踪时,由于未有携带回乡证,他的家人向传媒表示,怀疑李波是在非自愿情况下,被带去内地。前日,李波在皇岗接受传媒访问时,自承偷渡回内地,是为了解决公司事务和员工的问题,现在事件解决,努力没有白费,云云。偷渡是违法行为,李波即使要处理公司和员工的事,为何舍弃以回乡证合法到内地?选择违法偷渡?他的说法未能解答疑团。舍合法途径而偷渡,是乖离常理的做法,不可能获得普遍相信和接受,李波被越境执法而被迫到内地,仍然会是许多市民的认知。

李波怀疑被失踪,已经使市民忐忑不安,铜锣湾书店事件闹大之后,桂民海与李波相继在电视镜头前的表白,更使人不寒而栗。李波回港之后表明不会继续经营书店,又说香港仍有人出版这类书籍(内地禁书),「希望他们不要再做了」;解读他对经营书店的取态和「希望」,李波在内地逗留超过3个月,应该与铜锣湾书店出版和经营内地禁书有关,即是铜锣湾书店人员失踪失联,涉及内地要处理在香港出版禁书的问题,事态的政治性质甚为明显。

然而,桂民海与李波在电视镜头前的说法,避谈他们遇到什么事,只是强调自愿回内地,要求大家勿闹大事态,李波手写的信函甚至说若继续搞下去,「我怎样回港啊」!总之,前阶段的电视表白和亲笔书信等,意在要香港社会接受铜锣湾书店5人在内地,事属正常,与越境执法、冲击「一国两制」和不符合《基本法》规定无关。当局把疑点重重的政治整肃事件,操作成为正常事态的斧凿痕迹,十分明显。当局或人员做法的可议之处,被操作成为无可挑剔,而被掌控5人都「带罪在身」的做法,放在香港的特定时空检验,触动了港人最深层的恐惧。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到1997年恢复行使香港主权进入日程,港人面对刻日而来的巨变,有很多担忧,包括回归之后会否失去个人基本权利,不能再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等等。当时内地法治不彰,居民不知何故被执法人员带走后,家人探询无门等景况,港人耳熟能详;那时候掀起的移民潮,不少人主要考虑之一是担心人身安全和自由不受保障。《基本法》第三章规定了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包括第28条「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等,写明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监禁;有关规定消除了港人疑虑,人心不再浮动,更多人愿意留港建港,那就是人身安全自由不受威胁的结果。

铜锣湾书店事件,5人先后失踪失联以至其后发生的操作,勾起不少人昔日担忧,事实上这家书店已经因而关闭,无论怎样澹化甚至扭曲事态本质,都掩不住此事的政治整肃意味,而且是在有「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规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可以这样说:对于铜锣湾事件,愈多的「编排」,愈是欲盖弥彰,港人心目中有一把秤来衡量,自会判别是非黑白。

其实,家大族大,有人在工作过程中,踩了「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红线,绝不奇怪,重要的是当局怎样体待不当做法,若公开坦承,涉事者得到恰当处置,港人知道这是坚持「一国两制」不变形、不走样,会因为当局的公正严明而更满怀信心;设若事态后续处理不仅文过饰非,甚至是逆势操作,突显公权力的扭横折曲能力,则只会更挫损港人的信心。最新调查显示市民对「一国两制」和香港前途信心淨值大幅下跌,相信与铜锣湾书店事件有很大关系。

李波承认偷渡出境 应严肃处理显法治

铜锣湾书店事件反映特区政府与内地协作的通报机制,作用不彰,经此一事,政府要提出完善通报机制,使之发挥保障港人利益的功能。另外,香港是法治社会,李波已经承认偷渡出境,政府不应轻率作罢,必须严肃处理,让各方面知道无论什么事、涉及什么人,香港都会严格把好法治关,藉此显示香港对「一国两制」的坚持和执着,不会因为事态涉及内地而打折扣。

来源:明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