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残迹:外媒成为纳粹宣传机器的往事

字体大小:

为了在各大外媒的竞争中,取得驻点德国的独家权利,美联社曾在1933至1941年间与纳粹德国“密切合作”,不但包括报道的配合审查与自我限制,在特派员的聘雇上亦受纳粹宣传部的安插而聘用来自于SS党卫军的“摄影记者”,甚至还提供影像图库、资料,作为纳粹种族宣传的文宣内容。

英国《卫报》30日报道,根据德国哈雷-维滕贝格大学的历史学者香柏格(Harriet Scharnberg)的研究,在希特勒与纳粹党于1933年掌权后,德国于1934年施行了恶名昭彰的《编辑法》(Schriftleitergesetz),其中不仅将新闻通讯定义为“受国家控管的任务”,在德国境内的职业编辑也“仅限由亚利安血统者”担任,新闻工作者更必须接受帝国宣传部的审查与培训,确认其“对帝国志业的认同与忠诚”。

纳粹德国对新闻传播的直接干预,逼得许多不愿妥协的外媒撤出德国、或被查禁——但美联社却选择了与纳粹德国妥协,并成为了唯一一家愿意遵守《编辑法》、并能留在德国职业的外籍传媒。

在这段时间,美联社也接受纳粹党的安插,聘用了来自SS党卫军宣传部门的“摄影军官”法兰兹.罗特(Franz Roth),各种德国境内的文字报道与影像通讯,亦都得接受“党的审查与安排”——部份照片,甚至还得由希特勒本人亲自挑选;换句话说,“党所选择的照片印象”也就透过顺从的美联社,放送至全球各地,成为帝国宣传战略的一大核心。

香柏格的研究显示,在这段时间,美联社亦开放通讯图库给SS党卫军,作为其种族宣传所用。例如党卫军最著名的反犹文宣《下等人种》(Der Untermensch)以及《美国犹太人》(Die Juden in USA),都有大量美联社提供的人物素材与照片。

在与纳粹合作的期间,美联社成功地垄断了各西方传媒的德国独家,特别在二次大战于1939年正式开打后,美联社更在纳粹安排下,成为了德军独家的“外媒随军”记者——像是著名的美联社柏林特派员路易斯.洛克纳(Louis P. Lochner),就因其在“波兰前线”的战地报道,而获得1939年普立兹奖的肯定。

不过1941年珍珠港事变后,随着美国成为纳粹的敌人,美联社的在德国的“独家权”也被取消;而旗下著名的党卫军摄影记者罗特则“正式归建”德军宣传部,并于1943年乌克兰境内的第三次卡尔可夫战役中,死于苏联红军的枪弹之下。

《卫报》质疑,美联社与纳粹的往事,或许揭露了在独裁政权之下,外媒对于自我审查的配合度底线。即便纳粹故事距今已超过70年,但这几年外媒纷纷涌入另一独裁世界——朝鲜——的现实,却又同样映出报道与宣传中的敏感界线。

在2012年,抢先“入驻”朝鲜的美联社,正式成为了第一家在平壤开设通讯分部的西方媒体。然而关于报道内容与审查的问题,其是否接受朝鲜政府单位的“筛选”与介入,美联社至今仍语焉不详,仅以“拒绝回覆‘假设性’命题”作为对外的一致回应。

来源:联合新闻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