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激进和建制的阴阳调和

字体大小:

我们的政治立场,很大程度取决于我们根深柢固的价值观念,而非放开怀抱的理性探索 。价值观塑造了我们在政治立场的“性倾向”,不易改变。简单来说:泛民的主要价值观是公平公义,激进派是勇武抗争,建制派是稳定发展。3种价值观都嚷着要把香港建成幸福温馨的家。但大家不屑邂逅、拒绝迁就,终日吵闹,结果各走极端,温馨家庭随时变成破碎家庭。

小朋友遇到不能解决的争议,就以“包剪揼”定输赢。是文明的手法,唯一不文明的是其结果:打和不算数,一定要定出输赢而非双赢。今天香港政治人物也像小朋友玩“包剪揼”,你出砖头揼我,揼到我头破血流,我便在议会出“剪刀”来剪你,剪到你不能举手。这种玩法,香港社会玩不起。

为何三者愈来愈各走极端?心理学家早已提供了解释:这是人性的必然。能够在政党里面冒出头的政治家、能够在民主选举胜出的议员、能够手持大声公独踞车顶号召群众的社运人士,有一个共通点:他们都是辩才。辩才惯用的是为推销自己立场的“自圆其说”思维方式,有别于科学家的探索性思维。辩才的政治成熟过程,就是运用他们的思维和智慧,去倡议他们既定的立场、合理化自己一早预设的立场。就像局长的新闻秘书,他们绞尽脑汁,包装预定的方案,为推销既定政策而自圆其说,不会探索政策的得失。

政治调和是社会进步的必须条件

但是如果要香港停止撕裂、停止内耗,让政治生态回复正常,正是要各方面作思想上的邂逅,然后再作立场和行为上的互相迁就。

要让多元的香港幸福快乐,既需公平公义,亦需稳定发展; 既需走在时代之前的激进改革思想,亦要有摸着石头过河的稳健;既需保障个人权利和个人自主,亦需一系列的规范,以防止因个人的放任而损害群体利益。这政治上的阴阳调和,是社会繁荣进步的必须条件。

泛民派、激进派和建制派如何能达到阴阳调和?泛民如何才会由衷考虑繁荣稳定、循步渐进的重要?激进派何时会明白如果全港响应他们“勇武抗争”的号召,香港会变成战场?倘若全港皆暴,“梁天琦”、“黄之锋”型号的年轻学生,亦难免被人揼到头破血流。建制派如何才会明白,他们在议会里“人多虾人少”,是拉布的主因,而高铁追加拨款的剪布,实在剪得“样衰”?三方如何才能重新走在一块?

避免对号入座 应听不同政见分析

政治心理学家为政党的各走极端提供了解释,但是并无为如何促成他们互相包容而提供任何方案。这也是社会学家一直以来为人诟病的:强于解释,弱于解决。如果解决得到,全世界的政治生态都会重新规划。没有解决方案令到各路英雄共同建港;市民可做的,就是避免为自己属于哪个阵营预设标签而对号入座,应尽量听取不同政见的分析,然后以探索式的思考,9月时决定把谁送进立法会。

作者杨志刚是教育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