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柯文哲的白色力量只剩苍白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称,短短一年半,柯文哲呼风唤雨的“白色力量”已经光环消褪,民意支持度即将面对死亡交叉。蓝绿两党看准这点,都开始计议二○一八年市长选战要如何推出人选挑战柯文哲;为此,柯阵营则计画成立“白色力量协会”,希望进一步凝聚蓝绿之外的第三势力。

台湾社会对于打破蓝绿对峙的“白色力量”,确有过强烈的期待,柯文哲也乘此因缘际会跻身首都市长。但由于柯文哲用人处世的傲慢与偏见,他还来不及创造超越蓝绿的佳话,这个“白色力量”的神话即已被他自己撞破。检视他就任以来的成果,除了走马灯般的人事更迭,拍桌瞪眼的狠话语录,计较收费却越整越乱的交通,宛如废墟装置艺术的大巨蛋,虚晃一招的社子岛i-voting,柯市长的政绩到底有几桩?

柯文哲近日参加一项研讨会时宣称,“中正纪念堂若归我管,我早就把围墙拆了。”这句话,充分反映了他性格中的三个特点:一是轻率,二是捞过界,三是以“拆”为能事。许多网友对这则新闻的留言都是:“就只会拆!”确实,从一上任拆了忠孝西路引道及昆阳陆桥引起人们叫好,直到现在,柯文哲还停留在他自己的“拆迷思”中,以为敢拆、会拆就是代表自己的魄力。殊不知,一个市长要除旧布新,除了破坏,必须要有建设;但至今台北市民迟迟看不到他的建树成果,甚至看不出他有什麽建设意图。

政治人物率直不是坏事,有时这甚至是重要的魅力来源。柯文哲之所以拥有大批柯粉,正因为他直话直说,不像一般政治人物那麽暧昧闪烁。然而,当直率到了某种狂妄的地步,很可能就变成躁动而自以为是,白目而不自知,结果就是自暴其短。一年半来,柯市府许多官员离职他去,有些人或许是能力不足难获赏识,但更多人是受不了他把人才当奴才般的叱喝指摘而挂冠。留不住人才,听不进专家之言,更让柯文哲行事越走偏锋。

相对于民众对“白色力量”的渴望,柯文哲不仅辜负了市民的期待,他也破坏了台湾政治一次提升的契机。因为,柯文哲所展现的白色力量,其实是贫血而苍白的,甚至是排斥异己的。因为傲慢,所以无法包容;因为无法包容,所以贫血;因为贫血,所以狭心而苍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柯文哲连市府团队成员都无法收服,他如何能凝聚足够的力量去超越台湾政治的蓝绿陷阱?

二月底,柯文哲完成“一日双塔”的挑战,展现了让人敬佩的非凡意志。但说穿了,这不过是他个人“造神”运动中的一次表演,甚至是为了二○二○总统大选的前期暖身,与首都市政或台湾民主其实毫无关系。也因此,即使这样一场精采绝伦的体力及意志演出,竟禁不起内湖女童命案和摇摇哥事件的冲击,声望倏忽跌向谷底。毕竟,市政成绩要靠日积月累的经营,若市长一味塑造个人的神话和魅力,却无法让市民分享其领导的成果,又有何用?

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柯文哲要不要筹组“白色力量协会”,并以此作为“组党”之前哨,其实已无关宏旨,这只是反映他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空间大不如前。白色神话的消沉,并不是台湾的蓝绿对峙已有好转迹象,而是柯文哲的狂妄偏执已挥霍了人们对于“第三势力”的想像;而一个“白色力量”所能缔造的惊奇,则从他指尖快速流失。而如果柯文哲继续耽溺于自己的脱口秀,只会喊“拆”却完成不了一项有意义的市政建树,两年半后,他还有什麽颜面提白色力量。

当年陈水扁连任台北市长失败时留下一句名言:“对进步团队的无情,是伟大城市的象征。”我们不知道台北市到底伟不伟大,但一个城市之所以伟大,应该是由于市民的精采而伟大,而不是因为市长的狂妄而伟大;这点,柯文哲也许该认清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