赦扁:独派给蔡英文的第一次警告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称,民进党周末召开临全会,通过“谦卑执政,稳健改革”的宣言。表面上看,全党为迎接即将来到的政权正欢欣鼓舞,团结气氛浓厚;事实上,随着政府权位分配的逐渐揭晓,派系间扞格不时浮出台面。这两天,独派及高雄府会把特赦陈水扁的议题炒得火热,其实就是在向蔡英文示以颜色。

尽管高雄市议会的赦扁提案是针对马总统而来,但大家心里其实有数:论时机、正当性和政治性,马英九绝无可能在卸任前做出这种违背正义和民意的决定。因此,民进党地方议会提出此议,其实是把期待折射向蔡英文,希望她就任总统大位后完成此事,还陈水扁自由,甚至帮他讨回公道、还其清白;其目的,也是替绿营洗刷忍耐了八年的“冤气”。

问题是,蔡英文的新政府方要迈出第一哩路,如果她鸣枪起跑的第一步,就是为贪腐恶行声名远播的陈水扁“平反”,让他托病而无法审理的悬案全部“作废”不审,甚至将其判决有罪案件全部推翻重审;如此一来,蔡英文要如何说服人民她有“点亮台湾”的力量?若如此轻易就凌驾国家法律,把正义出卖给前贪腐总统,她又将如何证明自己真的有“改革司法”之决心?

我们相信,蔡英文原先的执政起步规划,并未将特赦陈水扁列入考虑,或者这至少绝不是她的优先选项。因为,如此一来,不仅将大大打乱她的施政步调,甚至可能使她迅即失去多数民众的信任,徒增执政的阻障。然而,“赦扁”议题此刻提前爆出,而且是由台南、高雄议会正式决议的方式提出,党内不少立委和大老又纷纷表态;在这样的氛围下,蔡英文恐怕很难不予回应或根本回避面对。

深一层看,传出特赦陈水扁的呼声,其实也可以视为深绿独派给蔡英文的第一次警示。大选期间,独派阵营因对政党轮替颇有期待,因而保持了超乎寻常的沉默,对蔡英文主张“维持现状”的两岸政策全然未予置评。如今蔡英文主政在即,不仅多次强调将依“中华民国宪政体制”推动两岸,包括民进党版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最近亦弃“两国论”不提;对独派而言,恐怕都难以继续按捺,而不作任何表示。

先前独派之所以隐忍不语,主要是希望先巩固民进党重返执政之桥;而如今既然绿营已经大权在握,他们当然希望声索自己应该分得的那份奖赏。但等来等去,迄今新政府各项论功行赏的“好康”似乎都落在“英派”身上,其他派系所得有限,独派更是苦候无着;在这种情况下,“赦扁”议题才会快速发酵。

赦扁议题由独派团体发动,随即在南部快速延烧;主要是议题简单、具体、熟悉,易于操作。其一,只要稍稍转个弯把箭头佯装成对准马英九,即可收剑指蔡英文之效;其二,透过绿营地方民代、首长的喧腾,便可塑造千军万马之姿,让蔡英文必须直视。最耐人寻味的是,正处于声望低潮的柯文哲,昨天无巧不巧地南下探扁,抓住热潮当即上场轧一脚。柯文哲曾说,陈水扁如今已是个“废人”;但是“废物”之为用,柯文哲显然深知其中巧妙。

柯文哲此刻跳出来回应独派的赦扁呼声,当然有他的政治盘算。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只要他表现得比蔡英文殷勤而积极,他就能掳获独派的心,就多了抗衡或挑战蔡英文的资本。柯文哲的盘算倒在其次,我们真正关切的是,蔡英文和她的团队在未来国家大局的开展上,势必面对独派及其盟友的不断挑战,包括在两岸政策上的务实化与尖锐化的拉锯,包括宪政议题将碰触到多么敏感的地带,蔡英文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和空间与之周旋。

特赦陈水扁,是独派的第一声警告式礼炮,马英九大可一笑置之,蔡英文却得认真慎思。也因此,临全会宣示“稳健改革”,便显得意味深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