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岩岛,中美博弈的下一个焦点?

字体大小:

中评社评论员 张洁

近日,国内外各大媒体的国际问题专栏都被美菲“肩并肩”联合军演以及美国防部长卡特的亚洲之行所“刷屏”。应该说,这是意料之中的,因为虽然“肩并肩”军演开练已近30年,但是在南海(南中国海)局势持续升温的背景下,各方的任何军事行动都格外敏感和引人注目。而此次卡特不仅临时爽约访华,并且在军演结束后登上“斯坦尼斯号”航母穿越南海争议水域,遏制中国的意图格外惹眼。更加劲爆的消息是,中国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近日也赴南沙视察岛礁。中美军方高官日程的微妙重合,似乎大有将两国在南海的博弈推向新高潮之势。

那么,中美博弈的下一个焦点是什么?其实,在有关“肩并肩”军演的国际报道和评论中,南海争端的近期潜在性热点问题已经初露真容,这就是黄岩岛。这一热点目前主要是美国在单方炒作,其核心观点是,中国或将在黄岩岛进行填海造岛和军事部署,对此,美国必须及早加以遏制。

黄岩岛曾因2012年中菲两国在附近水域的对峙而闻名于世。正是通过那次对峙,中国实现了对黄岩岛的实际控制,也标志着中国的海上维权政策从“韬光养晦”转变为更加“主动作为”。而此后,菲律宾的渔船与军舰虽然偶尔蠢蠢欲动,但都很难再靠近黄岩礁及其附近水域。

美国为什么重提黄岩岛?

2016年4月15日,在“肩并肩”军演结束之际,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在《金融时报》发表评论。他指出,“在我们(美国)进入对美国亚太政策至关重要的两个月之际,是时候改变路线了”。之所以将时间划定为两个月,是因为中菲南海国际仲裁案将在5月或6月最终裁定;之所以这一时期对美国重要,是因为麦凯恩认为“面对不利裁定的可能性,中国或许会利用未来几个月锁定既有利益,或者以新的胁迫手法扩大既有利益。这可能包括在斯卡伯勒浅滩(即黄岩岛)等战略要地进一步填海造岛和军事化”。因此,黄岩岛正是在这一特定背景下被重新提及,而且未来还将成为中美博弈的重点,因为按照麦凯恩的说法,“作为(对中国的)回应,美国将需要考虑新的政策选项。在‘肩并肩’联合军事演习中,奥巴马政府应考虑派一个航母战斗群到黄岩岛附近海域巡逻,明白无误地彰显美军战斗实力”。

黄岩岛被炒作的来龙去脉

麦凯恩的评论是近期美国关于黄岩岛局势看法的集中体现,事实上,美方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至少可以追溯到2016年3月初。

3月10日,麦凯恩表示,他正在密切关注对黄岩岛事态的发展,因为中国也许下一步会将黄岩岛作为岛礁建设和军事化的目标。3月19日,美国海军总司令理查德森上将对路透社表示,发现中国正在增加黄岩岛附近的活动,声称这或许与中国下一步的岛礁建设有关。3月28日,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登载了海军上校利德曼的报告,他认为美国应该提高中国在黄岩礁采取行动所付出的代价,通过先发制人遏制中国。

3月30日,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海事透明倡议(AMTI)的项目主管波林发表长文,具体分析了黄岩岛局势的发展趋向、对美国的重要性,以及美国应采取的防范措施。这里需要提一句的是,对比可知,麦凯恩的很多说法都采用了这篇报告的观点。

4月12日,菲律宾驻美国大使库西亚表示,有迹象显示中国很有可能打算在黄岩岛大兴土木,但菲律宾对此无能为力,只能希望盟友美国及其他国家介入劝说。

至此,关于黄岩岛的内部讨论转为了国际媒体的炒作,而且美军方、智库和媒体各界形成了相当的共识,即应该加大对中国的威慑力度,推回中国在南海的不断势力扩张。

黄岩岛何以重要?

美国各方对黄岩岛的重视,与他们对南海局势的整体发展趋势密切相关。从波林、利德曼,以及诸如CSIS的专家葛莱仪、兰德公司战略分析师希斯等人的分析不难看出,他们认为:第一,如果仲裁结果对中国不利,中国采取实际行动进行反制的可能性很大。这些行动包括宣布建立南海防空识别区、实际控制仁爱礁、扩大在南海岛礁的军事部署等等, 这其中又以占领黄岩岛并进行填海造岛的可能性最大。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随着中国官方明确表述在成立南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上的立场,美国目前就此进行的讨论,虽然高调,但更多是一种炒作。而美方关于黄岩岛的讨论,则虽然低调但却反映了美方的现实担忧。

第二,遏制中国在黄岩岛采取行动对美国至关重要。波林和葛莱仪指出,黄岩岛一旦完成岛礁建设和军事部署,在战术上,将填补中国在实现对整个南中国海海域监控中的最后一个空白点,在战略上,将对美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对军事盟友的信誉以及在亚太安全的领导地位构成损害。因此,美国必须立即采取更加清晰、坚定的威慑战略,告知中国如果采取行动要付出的代价,以阻止中国的“冒险”。

第三,美国遏制中国在黄岩礁的行动有多种选择。美国专家为政府和军方开出的“药方”包括:一是呼吁中国遵守仲裁结果,并利用国际舆论向中国施压。二是加强对华威慑。如通过外交等渠道公开警告中国,并配合私下的沟通向中国讲清严重后果,例如取消中国参加环太平洋军事演习的邀请、考虑采取破坏中国岛礁建设设备等严厉措施等。是确保美菲分享有关中国在黄岩岛附近活动的信息。三是为菲律宾提供安全承诺,将中菲可能在黄岩岛发生的军事冲突纳入《美菲共同安全防御条约》的适用范围。四是美军舰应继续进行“自由航行行动”,并进入中国在建岛礁的12海里进行巡航。

不过,耐人寻味的是,波林同时还提出,一项重要而困难的预防措施是,如果黄岩礁发生冲突,应由菲律宾船只负责对抗中国舰只,美军舰的作用是在外围给予支持和威慑。如此看来,关键时刻,菲律宾究竟是否真能指望上美国呢,就只能是智者见智了。

透过黄岩岛看南海局势

笔者要强调的是,美国对黄岩岛局势的炒作及其意图要置于中美在南海博弈的大局中理解。从2015年至今,美国强力介入南海问题,与中国直接形成博弈,其实质是担心中国如何运用不断增强的实力挑战美国在亚太安全中的领导地位和美国维护的、所谓的国际规则。目前,这一担心正面临着检验,因为南海局势在中菲南海仲裁案宣判前后已经进入重要节点,一旦菲律宾甚至其他相关国家借用与中国不利的仲裁结果、采取冒险行动挑衅中国在南海的主权,中国如何维权则面临着“检验”,而中国一旦真的通过在黄岩岛的岛礁建设维护主权,美国又和采取何种行动,这些都使中美关系处于紧张而关键时期。

因此,美国对黄岩岛问题的频频发声,既有通过多方炒作,向中国发出警告和划出红线的意图,也反映了美国对中国未来行动的警惕和担忧。不过,尽管美国各界在南海问题上的共识日益加强,但美国的心态似乎还处于犹豫未决之时。正如《纽约时报》报道中所描述的,在“斯坦尼斯”号航母上, 有水兵问卡特美国为何容许中国参与年度大型军演,卡特表示“美国希望与中国合作,而北京也不应孤立自己”。而航母指挥官也表示,解放军定期有一至两艘舰艇在附近,“现非常专业”,两军也时常进行专业沟通,他对双方的交流感到满意。

由此可窥一斑,中美双方在南海加大实力博弈与军事威慑的同时,都无意真正发生军事冲突,这意味着,南海对于双方来说,仍旧是危险与机遇共存。未来的局势走向,既取决于各自的实力,更决定于双方的政治智慧。

(评论员是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特约研究员)

来源:菲律宾商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