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左”才是消除“港独”治本之道

字体大小:

最近一些以青年为主体的新政团如雨后春笋般成立,大学学生会“新庄”亦陆续上场,“港独”、“港独选项”、“公投自决”、“全民制宪”、“二次前途”等不同包装的分离主张沉渣泛起。一时之间,不少港人心中升起疑团:香港向何处去?

港独肯定没好下场

香港自九七回归中国之后18年,竟然逆历史潮流而动,由回归时其实只是婴孩、小童的一班青年为主力闹起“港独”思潮,委实发人深省!一来在《基本法》第1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背景下,“港独”主张无疑违反基本法;又因基本法由国家宪法第31条衍生,“港独”主张当然也违反国家宪法。二来客观上有“台独”、“藏独”、“疆独”等势力威胁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大格局下,牵一发动全身,中央对“港独”绝不会网开一面,必定“零容忍”,否则会助长“三独”。三来中国人(包括香港同胞绝大多数)延续2000多年的“大统一”思想根深柢固,“血浓于水”观念坚如磐石,“港独”难以被社会主流认同。四来面对庞大国家机器,力量对比不成比例,蚍蜉撼树谈何易?五来“港独”由“言”到“行”发展下去只有“破坏”与“流血”,违背香港社会法治核心价值和追求安居乐业“最紧要搵食”主流民意。所以,“港独”分离意识肯定没有好下场!

港独是对“左”的治港路线的惩罚

上述几点都是非常显浅的道理,为何近来“港独”分离意识又偏偏甚嚣尘上呢?回归之后董建华、曾荫权主政15年都不曾产生的“港独”思潮竟然在梁振英上台几年中衍生,其来有自:2014年“6.10白皮书”,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僭越人大常委会释法权,以于法无据的所谓“全面管治权”概念,强奸《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公然阉割“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内涵;同年人大常委会“8.31决定”再以源于“阶级斗争为纲”的所谓“争夺管治权”思维,扭曲乃至剥夺基本法赋予港人的“双普选”权利;港大副校长风波则是“管治权之争”意识无孔不入,水银泻地,殃及院校自主、学术自由;而李波事件更威胁到香港人最敏感、最珍惜的言论、出版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及人身自由。一系列事态发展,明显不尊重“两制”差异,以内地的一制“改造”香港的一制,令“一国两制”向“一国一制”倾斜、蜕变,香港社会核心价值受到严重侵蚀。这毫无疑问属于历史上犯过的对港政策“一左二窄”错误(如“六七暴动”)翻版。

问题还在于,本应对中央人民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的特区领导人,对上述“左”的治港路线错误不仅没有依据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据理力争、依法苦谏,反而揣摩上意,逢君之恶(例如2014年给人大常委会的政改报告罔顾香港主流民意,胡乱建议2016年立法会选举办法“不作改变”),为“左”作伥,推波助澜,完全没有竭尽所能维护香港社会核心价值,完全没有在“坚持一国原则”与“尊重两制差异”间找到“两者不可偏废”的平衡点。在香港回归祖国20年之际基本法规定的“双普选”竟然成为泡影,泛民主派多年和平、理性、非暴力争取民主政制发展,没用;前年79日规模浩大的占领运动,没用;今年年初一上街掟砖头,更无用。种种碰壁,直接导致不少青年人对“一国两制”希望幻灭,体制内找不到出路,天真幼稚的年轻人自然幻想在体制外寻找转机!由此产生“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不仁我不义”的逆反心理。“港独”固然错误兼且绝不可行,实际却是对“一国两制”往“左”方向走样、变形的情绪发泄。正如“无政府主义是对官僚主义的惩罚”道理一样,“港独”是对“左”的治港路线的惩罚!

了解这两年“港独”思潮“破门而出”产生的社会深层次矛盾,就明了对“港独”思潮不是简单的“革命大批判”所能根绝,也并非单纯祭出法律武器所能遏止。古语“与其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一定要对“左”的治港错误路线拨乱反正,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执行“一国两制”方针,真正落实基本法赋予港人的各项权利、自由尤其是“双普选”权利,切实保障港人言论、出版、新闻自由及免于恐惧的自由,认真做到“坚持一国原则,尊重两制差异,两者不可偏废”,才是消除“港独”的治本之道!如果“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真的能给予港人尤其年轻一代幸福、前途、希望,大家乐在其中,试问谁还会去“嘥心机、捱眼瞓”搞什么根本无可能的“港独”、“城邦”、“公投自决”、“全民制宪”等乌托邦!

“一左二窄”肯定造成社会撕裂

近期“港独”形成“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态势,特区领导人在策略上进退失据实有检讨必要。犹记2012年9月15日,一小撮人藉“反水货客”搞所谓“光复上水”游行,公然挥舞“龙狮米字旗”,高举“中国人滚回中国去”标语牌。当时港府6个部门以“狮子搏兔”气势打击水货客,却对“港独”苗头不置一词。反过来,去年1月,明明香港市民没有几个人知道港大学生会《学苑》这本刊物及《香港民族论》这本书,特区领导人不是以校监身份去学校与相关学生座谈辩论,却匪夷所思地在只应讲大政方针的《施政报告》中点名批判,客观上为“港独”论述做了义务广告,令其家喻户晓。这种从“不作为”跳到“过犹不及”的失策,应查找不足、汲取教训。

历史必将证明,搞“一左二窄”以斗争哲学、敌我意识、冷战思维管治香港“一国两制”,肯定造成社会撕裂,迫出“港独”逆反心理,影响经济民生,同时也会对台海两岸和平发展、和平统一带来负面效果,而且让国际社会对中国与外部世界和平共处(“一球两制”)诚意产生怀疑,加深“中国威胁论”疑惧,不利于中国改革开放、和平崛起大格局!唯有遵照邓小平“主要防止‘左’”遗训,才是消除“港独”治本之道!

作者刘梦熊是百家战略智库主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