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报》与梁振英的“关公危机”

字体大小:

潘小涛

黎明第一场演唱会在开场前两小时突然取消,歌迷们当然是晴天霹雳,加上事涉“天王”黎明,故轰动全城。若处理不当,黎明固然蒙受巨大金钱损失,他及香港声誉也会蒙污,再难以娱乐及演唱会吸引外地游客。

但黎明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其做法很简单:透过脸书直播功能,第一时间与公众沟通;每当有进度或要澄清误会都及时露面。这种高透明度、直接与公众沟通的方式很有效,不仅让买了余下各场门票的歌迷安心,也令公众获得足够资讯去判断,也就不会胡乱猜测,消防处及食环署也毋须成为众矢之的。

综合而言,他化解危机的手法就是:一、讲出事实;二、诚恳道歉;三、承担责任;四、尽力补救。他表明,他们错用了中国制的物料才不获消防合格证,与消防处无关,愿意一力承担;每次出场都合十双手连声道歉;拆掉布幕,令第二场演唱会得以进行。这些补救措施必会造成巨大金钱损失,但这是他们一手造成,从中也可见其补救的努力。就这样,迫在眉睫的危机得以化解。

与此同时,深陷“关公危机”的《明报》及梁振英,所做的跟黎明完全相反,效果自然就相反。

明报以“节省资源”为由解雇执总姜国元,本就令人难以信服,不说出事实之余还拒绝跟公众沟通,更令人担心事涉新闻自由。更甚者,专栏作家“开天窗”抗议无理解雇,明报竟强行在栏内画蛇添足加上几句“编者按”。而加东版明报更卑劣,以丰子恺漫画去封窗,这种掩耳盗铃的挑衅完全不尊重作者,与报人应有胸襟相去甚远,结果招致更多批评,事件也就无法淡化。

同理,梁振英在“行李门”被揭发二十多小时后,始发出不尽不实声明,他声称没在电话表明特首身份,其妻女也没用特权。但机场职员为何会将行李送入禁区内给颂昕?之后,梁振英卸责予航空公司及机场职员,是他们替颂昕送行李的;又诋譭机场安检制度,指颂昕所获“礼节送递”每天都有发生,以示每年有500多人与颂昕同享这种“特权”。而实际上这只是机场失物认领处处理的个案,跟颂昕的“特权送递”是两码子事,令人误以为机场安检有漏洞。总之,梁振英由始至终既没讲出事实,也没为女儿无心之失遗留行李在禁区外却造成如此大风波致歉,更没承担应有责任及作出补救。结果,风波不止。

3个危机的处理方式告诉我们,只要第一步“说出事实”走对了,之后道歉、承担责任及补救皆顺理成章;相反,第一步走的“不明不白”、“不尽不实”,则必然是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