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太多民主 香港呢?

字体大小:

作者:阮纪宏

《纽约杂志》日前一篇文章,题目十分醒目:〈太多民主之时就是民主结束之日〉(Democracies end when they are too democratic)。作者主要是分析美国的选战,但对“特朗普现象”形成的分析,对香港政治多少有些启示。

作者苏利文(Andrew Sullivan)认为,美国的开国之父,肯定考虑到多数人的暴政问题,所以设计的政治制度,在大众意愿与行使权力之间构筑了坚固的屏障,权力的分割恰恰是防止“民主野火”的防火墙。尽管这样,还是出现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趁虚而入。

苏利文将原因归咎于媒体民主。新媒体的流行使每一个人都时刻在编一份自己的报纸,网上的辩论变得个人化、情绪化而且并非为解决问题,权威资讯来源不复存在,连基本事实都不顾。从而导致候选人愈情绪化,支持者愈多。

美国传统的社交化渠道逐渐消失,全球化严重打击工人,这一切都是政治精英没有预料到,或者没有提出过警告。而接受这些恶果的“新兴穷人”从来没有被咨询过这种制度安排是否他们所愿。特朗普的政治纲领就是回归到这些深受其害的白人工人阶级。“特朗普现象”的出现,完全是因为传统的政治精英未能落实政治妥协,导致政治精英以外的人最终可能会用民粹和残暴管治。

该文花了大量的篇幅鞭挞特朗普,其实是要说明传统的政治精英虽然能够做出很多政治正确的改变,包括接纳同性恋、实现男女平等,甚至选出一个黑人总统。但奥巴马也是传统政治精英,他们没有照顾到白人工人阶级的现实需要。

香港的情况如何呢?年轻人以及工人阶级的现实需要得到足够的照顾了吗?特朗普极煽动的能事,香港有这样的政治人物吗?香港的民主政制是煽动者的温床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