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权力腐败集团顽抗 除恶博弈未有穷期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发表社评称,上周,内地的一个热点新闻,就是从一个青年患病失治的个案,揭发出大面积医疗腐败的毒瘤。所谓的“莆田系”广泛插足全国各地的医疗体系,以各种不法手段勾结医院领导和利用医护人员,欺骗病患,牟取暴利。事件一经揭露,人神共愤,无不喊打,尤其案件还涉及解放军和武警的医院,更令人震惊。

叫停反腐呼声起 习下令除恶务尽

差不多同一时间,中央军委纪委正式向五大战区和军委机关部门派驻10个纪检组。这是解放军历史上首次实行派驻监督。军方称,这也是本轮军改的重大举措。军纪委纪检组将采取单独派驻、联合派驻两种方式相结合。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要求纪检组代表军纪委,加强政治监督、权力监督、责任监督、常态监督,深入推进反腐败斗争。其实,军警医院的问题只是军队腐败的一个缩影。已经揭发的中央军委两名前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的腐败弄权,更是令人触目惊心。在徐才厚已经病亡,郭伯雄案已移交军事检察院处理之后,军纪委仍派出纪检组,可见是贯彻习近平、王岐山除恶务尽、长期反腐不松懈的指令。

习近平、王岐山上台展开反腐败已经3年。在去年初, 习近平对反贪腐的表述是“还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今年1月习近平在中纪委第六次全会上总结3年反腐成果时称,“不敢腐的震慑作用充分发挥,不能腐、不想腐的效应初步显现,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正在形成”。据悉,在这次全会前,北京要求反腐败“鸣金收兵”的有之,要求如香港当年般实行“特赦”的有之,提出减轻力度转入“常态化”的有之,亦有人认为反贪腐令干部不作为,影响经济发展。总之,是希望反贪腐告一段落。

但是,习近平在全会上称,“除恶务尽”。他指出如果这一次还是出现反弹、出现回潮,那人民就失望了。强调中央反对腐败的决心没有变;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的目标没有变;整治各种面上的顶风违纪行为,有多少就处理多少;要做好监督体系顶层设计,加强对国家机器的监督;形成全面覆盖国家机关及其公务员的国家监察体系。

山西省纪委最近公布的资料显示,该省在打掉省级“老虎”之后,从去年1月至今年3月,全省各级纪检机关给予撤职以上重处分的就有5100多人,移送司法机关800多人,查处了忻州市委原书记董洪运、阳泉市委原书记洪发科等一批腐败分子。他们的经验是,“必须保持高压态势,让违纪违法者对纪律心生敬畏”。从山西这些数字到“莆田系”大案,在在显示“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

腐败集团制造杂音 十九大防贪官上位

习近平在中纪委的会议上揭示了贪官污吏的新形象:有的仍心存侥幸,搞迂回战术,卖官帽、批土地、抢项目、收红包,变着花样收钱敛财,动辄几百万、几千万甚至数以亿计;有的欺瞒组织、对抗组织,藏匿赃款赃物,与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企图逃避党纪国法惩处。习近平还指出,腐败分子往往集政治蜕变、经济贪婪、生活腐化、作风专横于一身。他们搞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一门心思钻营权力;有的明知在换届中组织没有安排他,仍派亲信到处游说拉票,搞非组织活动;有的政治野心不小,扬言“活着要进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宝山”;有的在其主政的地方建“独立王国”,搞小山头、拉小圈子,对党中央决策部署阳奉阴违,为实现个人政治野心而不择手段。

应该看到,中共腐败的源头主要在于权力腐败集团,而反腐的主要阻力也来自权力腐败集团。也正是他们故意制造一些叫停反腐的噪音杂音,企图混淆视听,好从中脱身。明年,中共将召开十九大,之前也有各级党委与政府领导班子换届,腐败分子要保住权力,甚至还有更大的政治野心,反腐博弈的长期性和复杂性必然体现在权力再分配的过程之中。

因此,在未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围绕着各级领导班子的换届,以至中央委员的选拔,直到新一届中央权力核心的组成,也都会隐含着反腐的因素。权力腐败集团除隐藏自己的腐败罪证,更要保住自己的权力。而反腐败则不但要揪出他们,绳之以法,也不能让他们获取更高的权力。问题是,中共官场现在有很多正如习近平所指的“两面人”:很会伪装,喜欢表演作骚,表里不一、欺上瞒下,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手腕高强;辨别他们并清除他们,都不是易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