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思潮涌现 梁振英连任机会反增

字体大小:

作者:方德豪

内地高官今年日子应该绝不好过,今年9月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势将引发一场内地版的“官场现形记”。

自从“香港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流产后,港独势头一发不可收拾。面对此一大变,各有关官员各自想办法开脱责任。综合传媒报道,他们的招数不外3式。

第一式:淡化港独问题。港澳办副主任冯巍今年3月时就称:“港独绝非社会主流。”可是冯巍无法回避的是,新成立的香港民族党固然开宗明义支持港独,另一青年人新政党香港众志也“不排除港独选项”。而30多名泛民中青代的《香港前途决议文》,也明言宣示“本土转型”,倡议“内部自决”。他们立场偏向不支持港独,但却不会排除港独在自决选项之中。

第二式:把前人也扯下水。负责当“烂头卒”的,巧合地也是港澳办副主任冯巍。也是今年3月,他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专访时声称:“港独10多年前已有出现。”(注1)他所指的“10多年前已有出现”,大概是指10多年前,当时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所长的朱育诚,曾指香港民主派“搞港独”。朱育诚当年指控“搞港独”的,就是后来跟中央政府“密室谈判”,甚至现在仍明言“反对港独”的香港民主党!

第三式:找代罪羔羊。如果港独出现不关所有内地官员事,那么找梁振英来负全责,似乎就是最“圆满”的出路。即使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结果如何不利建制派,只要有梁振英出来扛起责任就好了!

自从梁振英家族闹出“特事特办”机场风波后,内地政府似乎有意跟梁振英切割。《人民日报》刊登文章,不点名指出“特事特办还是少些好”;另有评论家指出俗称“西环”的中联办可能现在也生怕今年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会被梁振英害惨。

不过,这些切割根本毫无意义可言。“特事特办”的基因早植根内地官场。香港“政治禁书专门店”铜锣湾书店的李波离奇失踪,后称“以自己方法返回内地”,不经正常通关。这次“李波事件”不就是“特事特办”的最佳写照吗?

港独萌芽 “西环”以为他们没责任?

另外,《基本法》列明香港应最终达至普选,但后来人大硬生生出台“8.31决议”(注2)为普选“落闸”,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又硬加没有客观定义、基本法中没有的“爱国爱港标准”,这不是“特事特办”又是什么?再者,内地支持梁振英当香港特首,也支持梁振英全面和温和民主派决裂,最终引爆占中运动,间接导致港独思潮在年轻一代萌芽,难道“西环”真的以为他们没有责任?

虽然梁振英甚大机会会成为港独思潮乃至9月立法会选举结果的“代罪羔羊”(其实他也是真的有罪,只是他代负内地官员的责),但这并不代表梁振英连任的机会会减少。按内地官场原则,梁振英“忍辱负重”、“代大家孭镬”,他是立了大功,因而连任的机会反而增加!

注1:其英文原文为“Since more than a decade ago, radical forces have appeared on the political arena in Hong Kong and have had a considerable impact on Hong Kong's political culture and functioning of the city's political system. The trend has been developing in the past few years, as seen in the opposition to national education and the Occupy Central protests”,见2016年3月15日《南华早报》

注2:人大常委会于2014年8月31日作出了3项决定:(1)2017年有权提名特首候选人的,只有提名委员会,而人数、组成和委员的产生办法,依旧按照现行由1200人、四大界别组成的选举委员会产生办法;(2)特首参选人须取得过半数提委会委员提名,才能出闸选特首;(3)限制提名委员会只能选出2至3个候选人

作者是时事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