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执政8年内政经济不振 失民心蒸发选票

字体大小:

“三八四”,一个比“六八九”更值得被记忆的数字,在马英九告别总统府这天。

二○○八年,高达七六五万票投马英九;八年后,仅三八一万人投给朱立伦。换言之,当年投马的人至少有一半没投票或改投。这消失的三八四万票,是怎么蒸发的?

马在八年前的今天拥着六成六的高支持度上任。尽管首年小错不断,但民众依旧高度期待。隔年,八八风灾是马执政首场严酷大考,但成绩惨澹。

八八风灾 民调逆转

这场灾难,暴露当时救灾系统的漏洞百出,灾后数天陆续曝光的灾情,让社会不满情绪骤然升高;各种批评纷至,时任行政院秘书长薛香川又被披露风灾当天在五星级饭店庆祝父亲节,一句不得体的回应,让马政府处境雪上加霜。

这场风灾,也让马政府民调首次逆转,满意度降至二成九,不满意升到五成四;即便泛蓝支持者,也有三成九不满意。在民意反弹压力下,马政府折损首任阁揆,刘兆玄请辞下台。

马首任虽然在内政上迭遭批评,但他稳固两岸和平,开放三通直航、陆客来台,两岸关系成功维稳,让他在四年后仍以六八九万不算差的票数连任。

课证所税 反覆惹议

马甫连任后立刻推动油电双涨、课征证所税,当时国际金融海啸甫平,股市正缓步回神。但此二重大政策同步实施,彷佛两记重拳,将内需市场打趴在地。

其中证所税课征,虽获中产阶级肯定,却引发股民恐慌、不满,不确定因素笼罩股市 ,课征证所税与否纷扰数月,股市交易量大幅萎缩,自此再也“回不去了”。

很多选民在扁政府执政下怨叹“荷包扁扁”,数百万小股民因此对马政府期望甚深,选前不只证券界老板,号子里许多营业员也都拼命为马拉票。没想到,马连任后,股市却成为一摊死水,很多股民都感叹“有种被‘背叛’的感觉”;手中无股票的民众,则质疑政府政策欠缺周全,马英九声望再挫。

马王政争 党内分裂

根据二○一二年五月联合报所进行民调,高达八成二不满意油电双涨政策;至于复征证所税,虽仅五成三民众不满意,但外界推估其中不少马的支持者。分析也发现,真正反对加税者其实不到一成,民众质疑的是政府决策反覆、政策未广纳民意。

若说油电双涨、课征证所税是在民生领域跌了一大跤,二○一三年九月“马王政争”,马亲上火线主导“铡王记”,则是对马总统政治威信的重挫。尽管立法院长王金平形象早有争议,但“铡王”前未备齐致命证据,过程中,马团队政治手腕更远逊王金平,最后王金平全身而退,马英九则被贴上分裂国民党罪名。

年金改革 军教伤心

此外十二年国教推动仓促,以及年金改革缺乏沟通,同时让家长与军公教恐慌。其实十二年国教具理想性却少了严谨配套,面临国家财政困难,多数军公教也愿意共体时艰,但马政府未有效沟通,徒惹民怨,也让选民失望。

马王关系急冻,二○一四年三月爆发太阳花学运,王金平主导的立法院与阁揆江宜桦执掌的行政院处理立场歧异,最后政院强势驱离冲进行政院的学生,王金平则以承诺严格监督两岸协议,让学生退场。

两岸协议签署局势骤变,马王心结更深,国民党内分崩离析,同年年底,国民党在九合一选举大败,但谷底仍未至,两年国民党在二○一六年的总统立委大选中再度重挫,总统当选人得票数很神奇地与四年前一样是六八九万,但当选的却是在野党主席蔡英文。

经济选民 失望离去

近来马受访时,被问到为何外界感受不到任内政绩时,马总统认为,是因内阁在政策宣导上做得不够。检视八年来的内阁政绩并不差,包括犯罪率下降四成、来台旅客大幅成长、对台免签国家增加、桃园机场改头换面,新住民政策更让蔡英文“拿香跟拜”,但这些政绩却挽不回马政府的民调。

综观马执政八年,最大的问题就是“只看目标”,虽然“大方向是对的”,执政方式却与民意有极大落差;包括油电双涨、核四公投,以及推动两岸服贸,许多重大政策都因沟通方式与决策反覆,让经济选民失望。

而一次又一次被伤透心的支持者,最终转头(投)而去,马只能落寞告别,国民党也再度失去政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