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江访港 话讲得一清二楚

字体大小:

文:张志刚

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来港视察3天,整体的评价是相当成功。对于泛民议员而言,可以有一个机会向主管香港事务的领导人直接表达意见,无论如何都是值得肯定。至于舆论一直非常关注委员长此行有否“挺梁”,则大家只能自行判断。因为就算泛民阵营中也有不同的解读,一些认为委员长超越了常规地“挺梁”,并引伸到泛民今次不要参加行政长官选举;一些则认为委员长只是官话直说,支持梁特首依法施政。就算是对梁振英行政长官及其领导的特区政府的表现表示满意,一样可以演绎为只是对今届任期的评价,而无关未来连任的取态和倾向。

是否挺梁连任 多讲无用

对于过去一直是一条心“反梁”,又或者莫名其妙最近才由“石头爆出来”的“倒梁”人士而言,领导人说什么都没有用,就算用到霍老(霍英东)当年在台上大声疾呼地叫“我挺董”的形式,他们都有一套巧妙得会转弯的自圆其说。所以委员长有没有“挺梁”、对特首连任有何态度,那根本是不需争论的事情。因为委员长的话就是讲得如此坦白,又没有禅机,也没有佛偈,对现任行政长官的表现表示满意,用张委员长在香港社会各界欢迎晚宴上讲话的原话:“当前,梁振英行政长官及其领导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看到了问题所在,正着力推动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所采取的一些政策措施也正在发挥作用,并逐步取得一些成效”。意何所指,用一般常人的理解就可以了。对于那些因为背后有不同原因又或者有不同利益而“反梁倒梁”的人,说明已经没用,因为“反梁倒梁”就是他们的目标又或者硬任务。最后只能用上李商隐的名句:“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乾。”那大概是最佳的写照了。

对于行政长官连任的事,多讲无用,多猜也无用,不如回归到香港最根本的问题之上。张德江在机场上特别用上“看、听、讲”3字,看和听是视察的必然动作,而讲就不一定。张德江在香港先后作了3场公开的重要讲话,另外闭门的还有两场。领导人一连作出5场针对香港的讲话,过去是非常罕见,这也是张德江特别强调此行的目的。

3篇公开讲话,在“一带一路”论坛演讲的一篇,前半段是“一带一路”宏观的解说,后半段则强调香港的角色。而对香港的长处和优势再说一遍,这也不止是局限于“一带一路”,而是对香港经济的核心竞争力作出一个详细的铺陈。在大好条件、大好形势之下,香港前景,是值得我们投下信心一票。所以张德江在香港的第一场演讲,主要是勾画乐观的前景、无穷的机遇。

至于在欢迎晚宴和在周四早上和香港200多位各界代表的谈话中,就可以结合来分析,张德江是老老实实、坦坦白白对当前香港的问题断症下药。在张德江来港之前,已经有臆测是否提及港独问题,结果是张德江毫不含糊地作出正面回应,其道理也是本栏过去数月,重复指出的“伪本土、真分离”的政治图谋。张德江直指一国两制的其中一个内涵就是对香港本土文化价值保护。现在的问题,却是有极少数人排斥“一国”、抗拒中央,甚至公然打出港独的旗号,那就不是本土的问题,而是搞分离活动。对于这种“伪本土、真分离”的论述,在张德江的3篇演辞中着墨不算太多,但立场清晰、态度明确,这其实就是中央立场的底线。

“三心”也说给同胞听

张德江提出“毋忘初心、保持耐心、坚定信心”之说,是说给香港市民听,其实亦是说给中国大陆的同胞听。近年香港发生的风风雨雨,不但香港内部有许多意见,在中国大陆也引起很广泛的反响,尤其是“嘘”国歌、打游客的事件,中央政府也面对一些压力。张德江提出这“三心”之说,尤其是“毋忘初心”,就是要强调一国两制的基本政策方针,是有长远的战略需要,而不是一时之妥协。香港回归18年,总体上是成功,但也逐渐露出矛盾,这有其客观的必然性。而这些问题,也需要耐心解决,而不是去否定一国两制的基本政策方针。而信心之言,也是他相信香港内部有能力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在表达信心之余,张德江在最后一天的公开讲话,抛下“买单”的金句:“香港乱了,大家都一同买单,谁给你买单呢?”要解决香港的问题,中央是对香港人的能力有信心。反过来说,解决不了,最后吃亏的就是全体香港人。对于张德江“买单”之说,最主要的听众相信是被视为沉默的大多数的香港人吧!

除了3场公开讲话之外,张德江在接见司法机构、行政会议、立法会和区议会的代表时,也婉转地表达了一些看法。他认为“多元”是香港的其中一个特质,意见多元、利益多元、诉求多元,所以必须求同存异。多元是“异”,而这个“同”,就是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和遵守《基本法》。这4点是“同”,也就是不可以妥协的基本原则。其他意见可以相左,但就必定要以此4点为共同基础,否则无法进一步发展。而沟通也不是一次就有结果、一次就可以解决问题,他来沟通,是听意见,而不是参加辩论会和口水战。

求同之路漫漫长

张德江今次来港要讲的、想讲的,大概都讲得一清二楚。当然讲清楚也只是第一步,张德江会见泛民代表,用心聆听,也表明理解多元、接受存异,但症结还是在求同。中央对一国两制、港人自治、高度自治和《基本法》的解释,泛民是否可以接受?求同,相信仍然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文章仅代表个人立场)

张志刚 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