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事件中央应拨乱反正 挽港人对前途信心

字体大小:

铜锣湾书店事件持续发酵,由于迄今没有官方说法,港人对“一国两制”原则和《基本法》规定遭到侵损的疑虑,恐怕会进一步影响对内地当局的信任,本港与内地关系也可能遭受损害。特首梁振英休假返港后即刻召开跨部门会议,制订对策,若获内地积极回应,事件或现停损点。不过,若要挽回港人的信心,就需要内地当局全面审视调查,并公开交代和恰当处理;内地法律界人士、深圳市人大代表刘辉建议和呼吁全国人大常委会介入调查并处理此事,值得中央研议和接纳。

“一国两制” 原则 港人生根立命所依

严格而言,此事并不复杂。主要就是铜锣湾书店营销内地禁书,书店股东和工作人员5人由去年10月开始先后“失踪”,其中桂民海(在泰国)和李波(在香港)失踪过程显得不正常,怀疑涉及内地人员跨境执法。桂民海除了有视频表述,迄今并未现身;李波则承认“以不正常途径”到内地,协助调查,但是他拒绝透露细节,使“跨境执法”挥之不去。另外,即使本港一再按通报机制向内地当局查询却都不得要领,在林荣基去周四(16日)召开记者会之前,特区政府未获通报5人被拘留在宁波公安机构。第三是按林荣基讲述,最使人忐忑不安的是办案人员导编制作视频,从港人的视角看来,这是把本来做错的事却按办案人员的意志将之合理化、以至合法化;过去内地执法人员对涉案民衆胡作非为的传闻,由林荣基切身道来,使人不寒而栗。

上述3种情况,是事件在本港引起广泛回响,在国际社会引起关注的原因。因为事件怀疑涉及跨境执法,关乎港人视为生根立命的“一国两制”原则;当年中央答允香港回归之后,可保留原有生活方式,内地一套不会施诸香港,港人继续享有包括免于恐惧的自由和各种基本权利,那才解决了信心问题而香港得以顺利回归、平稳过渡。再者,通报机制在此事失效,而事态处处透析着专政气息,港人忧虑和政治层面的反弹,并非消费“一国两制”,而是害怕它会彻底变质,成为历史名词。

“一国两制”异化,固然危及港人福祉,也冲击国家发展战略部署,例如“一带一路”利用香港的独特地位发挥作用,也可能落空。因此,铜锣湾书店事件必须彻底解决,全面扫除损害“一国两制”的疑虑,才符合香港和国家的利益。特区政府议决以书面向中央反映港人对事件的关注及顾虑,检讨内地与本港的通报机制安排,并表明若有需要便会派遣官员到内地跟进有关决定。事件发生之后,特区政府的跟进显得被动,未获内地当局应有尊重,不过昨日跨部门会议达成的3项决定,做法则较为主动。作为香港特区与中央沟通桥梁的特首应该更积极一点,比如亲自统率官员到内地跟进相关事宜,包括全面了解事态经过,向市民交代。

检讨和完善通报机制是汲取教训,亡羊补牢,目的为确保同类情况不再发生。不过,内地怎样体待铜锣湾书店事件,对于挽回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显得十分重要。试想想,设若内地认为处理此事并无犯错,也不廓清是否有人跨境执法,则这样的态度即使口头坚持“一国两制”原则和恪守《基本法》的规定,许多港人都不会释然。从这个角度看来,深圳市人大代表刘辉的建议,更切合处理此事的需要。

全国人大调查处理 可收拨乱反正之效

刘辉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第71条规定,成立特别调查组,调查内地有关部门是否侵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管理权和司法权;若调查结论确实存在侵权行为,责令有关部门立即停止侵权,向涉案香港居民及外籍人士致歉,并赔偿损失,亦要向特区政府及司法机构致歉,承诺不再发生类似情形。刘辉认为调查结论应予公布,不管内地有关部门执法程序是否合法,均需向国人及国际社会澄清本案真相。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之后,内地由传媒到个人不乏评论,刘辉致信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表述和建议,立足于客观和实事求是,值得当局审视和接纳。

刘辉的建议令人觉得中听,除了切合本地大多数人认知之外,主要在于他点出了关键之处。刘辉说此事“真相愈趋明朗!但中央政府对事件的态度一直暧昧,处在愈来愈被动的地位!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妥,将严重损害中国政府的国际形象!将严重损害‘一国两制’的基本国策,不利于香港人心回归以及两岸和平统一!”此事之不当以至不法之处,一般相信并非中央命令而行,而是个别或少数人员胡作非为,然后企图以错误掩饰错误,以至愈卷愈深。若全国人大常委会按刘辉的建议调查和处理,不但可重建港人对“一国两制”的信心,而且中央展示出来的泱泱大度,会强化其威信,会取得包括港人在内全体国人以至国际社会的信任。制止铜锣湾书店事件继续滑向错误,拨乱反正,是中央应该出手的时候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