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几句普通话,麦兜被从“本土猪”里面开除了

字体大小:

这是6月24日,“港独”组织“本土民主前线”的facebook主页分享的一条博文。

著名的香港卡通人物(猪物……)麦兜想扮一个中国小朋友,妈妈说“傻吗你?你正是一个中国小朋友啊!”

原Po主“痛斥”这个故事“小学常识科课外书,生动活泼地灌输‘中国人’身份认同给小学生,卑鄙。”

“本土民主前线”分享时表示“当麦兜不再是本土猪,心甘情愿成为一罐白猪仔”。随后其又在评论中补充说,“麦兜原本是大屿山猪场的一头猪。当时在大屿山旅游的爸爸和妈妈把它带回市区收养,在大角咀的春田花花幼儿园和其他动物上课。故事中的对话大多以广东话写成,题材则为香港的时事与琐事。”

“明明土生土长,拥抱香港语言文化,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作者也不明白,为什么麦兜因为想扮中国小朋友,因为说了几句普通话,就被开除了“本土猪”的资格。为什么灌输中国人身份认同给香港小学生就被骂“卑鄙”。

当然,每个社会都存在持有极端思想的人和组织,他们大多缺乏影响力和组织能力,远离公众视野,也搞不出什么“大新闻”。不过“本土民主前线”并不属于其中。它在年初的香港旺角暴乱中“大显身手”(参见本策划第一章),率众打砸抢烧,攻击警察,并且扬言“光复香港”,要搞“时代革命”。其领袖之一的梁天琦在旺角暴乱不到一个月以后的立法会新界东补选中,首次参选就拿下15%的高票,仅次于传统的泛民派和建制派候选人。“本土民主前线”俨然有成为香港“第三政治势力”的趋势。

看看这条po文下面的留言,“本土民主前线”确实吸引了一众“志同道合”的人,一齐表达着极端思想:

“讲蝗语的麦兜……”、“支那猪仔”、“无耻”、“回大陆就变成金华火腿咯”、“哪个国家喜欢大陆人啊,去到哪臭到哪”。

“正常,一个新移民家庭、本身已是大陆豚”……

了解“本土民主前线”,先要从一个来自新移民家庭的青年说起,他就是“本土民主前线”的领袖之一,梁天琦。

一个出生在大陆又看不起大陆的“香港本土领袖”

“本土民主前线”扬言“由于历史、文化、语言等差异,香港已成为一个民族、一个想象的共同体。香港文化比中国大陆的文化更优越。”为了践行自己所谓的“港独思想”,“本土民主前线”除了制造旺角暴乱以外,还组织、参与了一系列针对大陆人的事件,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反水货客”和“反大妈唱蝗团”,这两起事件最终都导致了暴力冲突。

“本土民主前线”自认“香港优越”,仇视大陆人,但是他们的领袖梁天琦却带有某种意味上的“原罪”——他出生在大陆。

梁天琦的母亲来自湖北武汉,他的父亲是香港本地人,去武汉考察时认识他的母亲。梁天琦在大陆出生,一岁的时候移居香港,她的母亲也申请前往香港定居,成为新移民。一个出生在大陆的青年,如果真正热爱香港,希望为香港服务,并无任何不妥之处。不过梁天琦在今年早些时候被曝出来自新移民家庭时,却做了诸多“奇特”的辩解:

“(妈妈)她很少回内地,来了也是学广东话,一开始都是讲广东话,不识学到识,从小她就不教我普通话,一直都是跟我说广东话。”

“明明我住的这里叫香港,大家都说我是香港人,我也没怎么回去过中国,我真的算中国人吗?”梁表示5岁和13岁时,曾两次跟母亲回武汉,但除了看到下雪,自己对中国内地“没什么印象”。梁天琦还说,母亲已移民香港24年,不应该叫新移民,而且母亲是说广东话,在香港工作和生活,一早已融入香港社会,反问“这都叫做新移民吗?”

据港媒报道,梁母爱好中国文学,小时候就教他唐诗宋词,介绍他看钱锺书、沈从文的书。而其父在中学教中国历史,从小就给儿子上中国历史课。但中国对他而言,仍然很陌生。

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报道梁天琦说过的一段话:“我们有这样(受华夏文化影响)的背景,加上在英国人殖民百多年历史底下,建立了优良的西方文明价值及体系。法治社会、自由经济、言论自由、对民权人权的追求。”BBC在下面评论:“如果追求民主人权自由等高尚的目标,对不同的人──包括本土派憎恶的大陆人──不是也应该尊重吗?”

值得一提的是,部分港独分子在上街抗议闹事时,也会挥舞港英旗帜,叫嚣让英国“收回”香港。

“香港有哪个组织有我们的动员能力?”

看了上面一众略显幼稚的对话,或许会觉得梁天琦只是一个思想扭曲的小孩(他今年24岁,还在读大学)。事实上“本土民主前线”的成员也基本上是90后。但该组织让人担忧的地方就在于:他们高知、有组织能力、有一定数量的支持者,他们还自称没有底线。

梁天琦在旺角暴乱后被捕,被控暴动罪,最高可判刑10年(目前以5000港元保释)。梁并不认同“暴乱”这个说法,他说这是“起义”。梁天琦一再强调牺牲,行动“没有底线”。被问及何谓“没有底线”时,他用了“死”这个字眼。

由“本土民主前线”主导的旺角暴乱中,有暴徒殴打警察、有暴徒向着人群扔砖头、有暴徒四处纵火,但“没有底线”的梁天琦并非传统意义上街头小混混。梁在18岁时以优异成绩考入港大哲学系,同时辅修政治及公共行政。他参加了田径、足球、袋棍球三队,当选了所在宿舍的宿生会主席,并率队获得港大宿舍最高荣誉马来人杯(Malayan Cup)。加之黑框眼镜、白衬衫和蓝毛衣的扮相,梁俨然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形象。

而梁身后的“本土民主前线”,却是再危险不过团体。

自2015年成立至今,但凡“本土民主前线”参与的所谓抗议活动,无一不以“示威人员与警方激烈冲突”收尾:

15年2月的屯门反自由行(本土民主前线称之为光复屯门)事件中,示威者造成场面失控,有警员被十多人用脚踢头部,一度昏迷。随后警方拘捕了十三人。该事件中一幕令人印象深刻:一对母女被本土派示威者包围,示威者指骂母亲是水货客,要求她打开行李箱。女子亦大声回骂,最后打开自己的行李箱,里面是大量书本,根本不是货物。冲突中,小女孩受惊大哭。

同年,沙田再次发生反自由行示威。抗议者骚扰陆客,阻挠商家做买卖,随后演化为冲突。香港警方一早就表示部署500警力应对,但仍然没能完全阻止示威者的暴力行为。最终6人被拘捕。

几个月后,“本土民主前线”参与所谓“628唱蝗团反大妈音乐会”,现场有部分人挥舞前港英旗。随后挥舞中国国旗的“爱港行动”和“忠义民团”等爱国团体到达现场,与本土派群体对峙。最终该事件演变为街头武斗,几十名双方成员被香港警方强行隔开,随后共计5人被捕。

在年初的旺角暴乱中,香港公立医院接受130多名伤者,其中包括90名警员。而最终警方只抓捕了30多人(多数为“本土民主前线”成员),并且全数保释,暴徒只是受到“禁足旺角”这样无足轻重的惩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高调宣扬“无底线暴力”,并积极践行的团体,在香港却并非没有市场。2016年2月28日,也就是“本土民主前线”在旺角四处纵火,用砖头掷向人群后的的20日,被控暴动罪的梁天琪代表该组织参加了立法会新界东地方选区补选。当时坊间普遍预测梁将低票至不能收回选举保证金(选票少于5%)。不过他获得了不少年轻人的支持,竞选期间招募了800多名义工加入竞选活动,他们自发帮忙在街头搞街站、喊口号、派传单。“香港有哪个组织有我们的动员能力?”梁天琦自豪地说。

最终在泛民、建制两党大佬的夹击下,梁拿下15%的高票,虽然未能当选,但大大出乎舆论的预料。梁高调预言在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本土派将会拿下两个席位。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些从思想到行动都极端危险的年轻人就能进入当香港的政治序列中。

梁天琦在2月竞选造势时,拿着麦克风在高处大声吼着:“我们要光复香港,这是时代革命,这是新时代的开始!”

在他身前的人群中,有年轻人高呼“时代革命!时代革命!”,也有中年人吐着口水大骂:“暴徒!暴徒!”。

来源:凤凰资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