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秉权:禁书案 香港一定要内地问责

字体大小:

上星期一,即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召开记者会4日后,6000人大游行后(警方指1800人),行政长官梁振英终于就扰攘多时的禁书连环失踪案,用书面向中央反映香港人对事件的关注和顾虑。疑云发生了足足8个月,梁振英还用“即时反映”来形容自己的行动。

此外,有关“内地公安机关与香港警方建立相互通报机制安排”(下称通报机制),梁振英则表示会和内地检讨现行的安排,务求可以改善通报时间和透明度,“使特区政府尽快了解有关香港人的下落和知会他的家属,确保他的人身安全,以及保障他在法律下应有的权利,同时提供可行的协助”。

到昨日,内地公安部透过国务院港澳办通报香港特首办,指积极回应香港特区政府的建议,同意两地尽快就进一步完善相互通报机制进行磋商。公安部已正式邀请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组成代表团,到北京商谈具体问题。到时,内地省市办案单位将向香港代表团通报林荣基案的有关情况。

随后,行政长官梁振英感谢中央政府的积极回应,说特区政府会尽快联络中央及内地相关部门敲定跟进安排。

内地未主动通报 且待解释

中央这次回应刊于公安部网站,有几点值得注意。

第一,有关回应指公安部与香港保安局自2000年签署通报机制的16年来,内地公安机关“始终坚持一国两制原则,本着互相尊重、互相支持、互不干预对方执法活动的精神,与香港警方认真落实通报机制安排”。

这里的重点,中央是想说自己和各级公安机关并无违反一国两制,但希望香港尊重内地的做法,同时亦要考虑“一国”的利益,不要干预对方的执法活动。

至于林荣基案内地一直未有主动通报,且等待内地解释如何“认真落实通报机制”的同时但仍会迟报、漏报或瞒报。

林荣基案只是在香港警方的追问下,广东省公安厅警务联络科才于2月4日回覆,表示“经了解,吕波、张志平及林荣基先生因涉嫌一名姓桂人士的案件,在内地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被内地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现正接受审查”。

第二,“内地有关省市办案单位还将向香港代表团通报林荣基案有关情况”。此处特意提林荣基案,可能意味中央将就林案的案情作出更多具体的披露和“有力指证”,藉以反击林荣基开记者会以来所占的舆论上风。同时,这里刻意不提其余4名“被失踪”人士的名字,相信内地是不想香港多过问,但亦会预了你会追问,答不答和说几多则要看香港特区政府有多坚持以及香港人有几关心。

第三,这次的会面,牌头是谈通报机制,说“现行通报机制已经运行10多年了,有必要进一步完善”,通报林荣基案只是配菜,好让中央有下台阶。

第四,公布披露了自通报机制签署至2015年,有关自己居民在对方属地被采取强制措施,香港向内地通报了6934人,内地向香港通报了6172人,这显示香港更容易成为犯罪者的避风港,部分内地人会利用香港来规避内地法律,而违了内地法规的香港人亦有可能会利用香港来躲藏。

要求港代表团“咬实唔放”

这次特区政府代表团与公安部的会面,港方一定要强力追问为何铜锣湾书店等案件可以不通报?是因为“中央专案组”所办案件不在通报之列?强力部门为何可以跨境掳人、超期覊押?办案人员何解可以逼人签字放弃通知家人和聘请律师?因何又要按当局要求写信和依导演指示和剧本需要在传媒前认罪?当局又有何权力“夹”当事人回港取证?

除此以外,还有什么案件漏报?而这些案件的性质又是什么?政治案?国家安全案?

此时此刻,香港人能做的,不妨电邮问题给特区政府,要求香港代表团对具体问题咬实唔放。否则,此行将会等于搭台让中央自圆其说。

作者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