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确认书遭司法覆核 港立会选举陷不明确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社评称,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的调查结果,显示“港独”并非可以置诸不理,而是需要认真体待的问题。当局就今年立法会选举,新增参选人要签署确认书,情况愈来愈清楚了,这是要排拒港独支持者参加选举,杜绝他们利用选举平台宣传“港独”的安排。这个做法能否收到效果,尚待观察,当局对可能带来反效果,搅动选举,不利于建制派选情也在所不惜,显示要阻绝“港独”进一步蔓延的决心。当局对“港独”的斗争,对内地与本港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将极其深远,香港前景使人担忧。

“港独”发展势头 当局不能置诸不理

中大的调查访问了1010名市民,支持维持“一国两制”占大多数(69.6%),反对香港独立者有57.6%,认为可预见将来香港独立没有可能有81.2%。表面看这些数字,大概毋须担心香港政治定位会出大事,不过,“港独”思潮冒起约仅两年,调查发现已经有17.4%支持香港独立;另外,15至24岁年轻人支持“港独”更接近四成(39.2%)。这股势头放在香港的特殊时空审视,不能说只是少数人的不切实际想法,而是有一定生存空间,当局不能置诸不理。

特首普选方案以玉石俱焚收场,其间朝野历经一场政治斗争,包括79日的占领运动。这场斗争成为香港政治生态的分水岭,主要是一些人、特别是年轻人认为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争取民主,未能奏功,于是催生了“港独”、“自决”和“2047年之后香港政治地位未定论”等目标和论述。他们认为这些诉求份属言论自由范畴,当局宜容许讨论和宣扬,不应打压。泛民阵营个别政党对这些目标取态模糊,言行上有推波助澜之嫌。当局(特别是北京)当然反对这种说法。当年,北京透过谈判,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那是洗雪鸦片战争的耻辱,国家统一迈出一步,而且藏独、疆独、台独等问题盘缠不去,北京不可能让“港独”生存和发展。

证诸“台独”的冒起和发展,约50年前民进党的“党外”,就是利用台湾各级选举宣扬台独理念,逐步凝聚了庞大政治能量。从防微杜渐出发,今次立法会选举,当局排拒港独支持者参选,可以理解,只是这个政治盘算是否有足够法理支持,尚待验证。昨日有政团和一贯表明支持“港独”的参选人入禀司法覆核,挑战当局,要求法庭厘清选管会要求签署确认书的合法性;本周五提名期结束,事态紧急,法庭亦特事特办,排期明日下午处理。不过,这类司法覆核无论裁决如何,败诉一方上诉机会很大,由原讼庭、上诉庭到终审庭走一趟,能否在9月4日投票日之前完成,尚未可知。因此,今次立法会选举蕴含的不确定因素,可能超乎想像。

阻截参选变数多 非当局可以控制

当局对付港独支持者参选,在几个节点都可能发生事端,包括选举主任否决一些人的提名;一些人获确认为候选人之后,竞选期间的言论若被认为抵触确认书,会否被褫夺资格等。这些可能发生的事,都会搅动选情,按本港历来政治生态,多数对建制阵营不利,因为可能触动选民的逆反心理。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也预期会导致反效果,不过,他认为长痛不如短痛,要使港独势力不能存在立法会之内。

设若刘兆佳的说法反映当局的意向和决定,则传递一个信息,就是当局会想方设法阻止港独支持者参选,要排拒他们于立法会门外。事态诉诸司法解决,大概是早已预期的发展,不过,若法庭的审理未判当局胜诉,即是未能阻止港独支持者成为候选人,则当局可以怎样做?这是今次选举的悬念和不确定因素。设若港独支持者胜诉,则他们的声势大涨,将牵动选举结果,本港整体政治生态倍加向激进倾斜,政府管治更艰辛,社会稳定也可能遭到冲击。这是许多人认为签署确认书做法不可取的原因,因为阻截港独支持者候选的变数,可能超乎一般想像的多,并非当局可以控制。

有意见认为,设若事态发展到这个阶段,当局还有一招,就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以“释法”解决,彻底排除港独支持者成为候选人和进入立法会;不过,“释法”对香港的冲击就更大了,届时会发生什么事,更难估计。“港独”是死路一条,中大的调查,亦发现超过八成受访市民认为可见将来香港独立没有可能,只是少数人把香港推向这条死路,大多数人对此却无能为力,使人感到沮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