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仲裁照妖镜 台日先收兵

字体大小:

“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的处女秀,未登场即难产,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堂奥,很明显地是受了太平岛的“震荡效应”波及,当太平岛成了“礁”,比太平岛要小了五万四千倍的冲之鸟,若仍说它是一座“岛”,恐怕连三岁小儿都会说是笑话。

“南海仲裁案”将一座产净水、有植被、产椰子等各样水果,可以从事简易畜牧的太平岛,硬说成是“礁”,让拥有这个热带岛屿的我国人义愤填膺,四艘渔船不辞千里到太平岛宣示主权,却被政府三番两次穿小鞋,威胁恐吓、连哄带骗,就是不愿渔民前往,政院发言人竟还说渔民登岛,主权将“荡然无存”,创造了发言的世纪“经典”名句。

换言之,仲裁案法官固然荒谬,蔡英文政府的表现恐也好不哪去。正常国家里的爱国人士,竟被当成一群可能的罪犯加以防范。整个社会对此余波荡漾,对蔡英文毫无作为之余,还试图箝制渔民行动,恐也有愤恨之情。

若台日海洋事务对话按表操课,明天照常登场,照原定议程要谈冲之鸟,日方坚持指礁为岛,蔡政府接受就是卖国辱台,不接受则是让台日好不容易炮制起来的“和谐”毁于一旦。至于其他要不要开放福岛农产品,“一例一休”内讧不远,上演相同戏码不难预期,当然是走为上策。

我方为了余波仍在荡漾的南海仲裁,主动喊停台日对话,日本何以爽快答应?主要原因是日本此刻若还是大言不惭地说:“冲之鸟”确确实实地是一个岛,各国就算不鸣鼓而攻,起码也会暗自嘲笑。若是这个议题不断渲染,涟漪愈扩愈大,有人乾脆提请国际仲裁,日本岂不登时成了“南海仲裁”的另一个“受害者”?

南海仲裁案难以预想的是,它居然变成了一副奇幻的照妖镜,将心虚的各造都一一现形。台日海洋对话,在照妖镜光芒的折射下,只好鸣金收兵。等度过了风头再出来亮相,恐怕仍是一尾活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