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只见官员千杯 不见执政谦卑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发表评论称,台湾新任驻新加坡代表江春男涉嫌酒驾,因官司未了,尚未依原订计划赴新,反酒驾团体连日要求他辞去驻新代表,但也有人认为不必“无限上纲”;此事如何落幕,最后还是要看蔡英文总统“心中那一把尺”。

笔名“司马文武”的江春男,不仅是资深媒体人,从施明德昨天脸书的推崇,也让外界对蔡政府的外交“亮点”多一分了解。林浊水则从新加坡的酒测标准,反推江春男在新可以“免罚”,而非外界想像的可能遭“严刑重罚”。

江春男涉嫌酒驾被送办后,“有酒驾纪录,还适合代表国家出使?”“酒驾没有肇事,应否断送外交人才?”的正反论述,就成社会辩证的话题,这其中并无绝对的对错,却取决于到底要采用何种标准。

相较于酒后肇事,单纯酒驾并非十恶不赦,社会也不必太过“泛道德化”。但是,驻外代表还未出使,已是“司马酒驾,路人皆知”,新加坡人会如何看待我们的大使?而从酒测值来论断的理由虽然“够科学”,但对于政治人物,我们的要求是“酒测标准”,还是“法律标准”?更遑论是更严格的“道德标准”!

酒驾案发后,江春男自觉惭愧无言,去留交由总统府和外交部决定;总统府虽批评“不良示范”,却认为江已因违法受到裁罚,似乎只求迅速落幕。只是,相同情况若发生在国民党执政时期,民进党立委不会群起而攻之?

江春男若因酒驾不能驻新,确实是一大损失。但轻纵酒驾,如何建构“酒驾零容忍”的社会安全网?江春男长期评论时事,也曾批评“民进党的社会形象与道德标准每况愈下”。如果整个事件只看到官员的“千杯”,却看不到执政的“谦卑”,蔡总统到底想立下什麽标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