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信:香港廉政风暴与《寒战》的启示

字体大小:

早前,香港廉政公署接二连三有高层离职。有评论指事件有如电影《寒战》般“精彩”。也有评论痛斥廉政高层为放生特首和高官,不惜牺牲廉署多年累积的公信力,哀叹“廉署之死”,矛头直指中央政府。然而,中央怎么会费尽心力去“搞死”廉署?一个“活”的廉署比“死”的廉署有用得多。如果大家看过《寒战》,应该明白所有制度都可以成为权力斗争的棋子。而《寒战》不少剧情,更提到不少重要但却被遗忘的历史。要理解风波背后的暗战,我们要从20多年前的一宗旧案谈起。

被遗忘的徐家杰事件

20多年前,廉政公署同样有高层突然离职。他是谁?他就是在《寒战》中饰演廉政公署执行处首长、演得入型入格的徐家杰。

1993年11月,时任廉署执行处副处长的徐家杰被廉政专员施百伟(Bertrand de Speville)解雇。一如现时的廉署架构,执行处是廉署最重要的部门,故此徐家杰当年位居廉署核心,在廉政专员施百伟和执行处首长卜国豪(Jim Buckle)之下。当时解雇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但廉署以机密为由拒绝透露原因。《寒战II》中有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的桥段,并指是1993年以来立法会第一次引用该条例调查政府高官。1993年要动用该条的正正是徐被解雇一案。该年12月1日,当时的立法局议员周梁淑怡动议引用权力及特权条例调查徐案,获当时立法局通过。

在其后的立法局听证会,徐家杰一如李文彬(梁家辉饰)在《寒战II》般大爆机密,并声言自己遭不合理解雇。根据徐当年的讲法,廉署俨如政治部的翻版:一方面,廉署收集政商界的错处,供英国政府回归后使用;另一方面,廉署亦监听当时的高官和政界人物,其中包括范徐丽泰和陈方安生等人;而廉署负责的品格审查,亦被指有政治审查的成分。廉政专员施百伟当然否认这些说法,并指徐因涉嫌以权谋私与和不良分子往来而被解雇。尽管其后廉署审查贪污举报谘询委员会同意廉署继续进行品格审查,但明确指出廉署不适宜恢复过往政治部专属的延伸审查。

那么,他们提到的政治部和政治审查,和廉署又有什么关系?

政治审查和廉署的关系

在《寒战》,警务处副处长刘杰辉(郭富城饰)向上司保安局长陆明华(刘德华饰)求助。陆指情报对于所有行动是成败的关键,而刘随即要求陆提供另一名警务处副处长李文彬的品格评估和背景审查。

在战后的殖民地年代,殖民地政府害怕国共和其他势力渗透,故此一直对政府内部严密监控,并定期审查官员和职工的背景、家庭、社交圈子。这个工作,由警队内部的政治部(Special Branch)负责。政治部的前身是1930年成立的反共产主义分子小队(Anti-Communist Squad),成立时隶属刑事侦缉处,负责监察香港境内的左派分子活动。1933年,这支小队被正式命名为Special Branch。战后,政治部负责有关殖民地的内部安全情报工作,屡建奇功。由于政府甚少透露政治部的工作,故政治部一直是港英最神秘的部门。

1974年,轰动一时的葛柏案使得港督麦理浩决心成立廉署。廉署成立之初,不少人员都是由政治部借调过来,一来他们可信,二来他们有足够的调查能力。当时的执行处长,是军情五处(M.I. 5)出身、曾任政治部主管、有“真实版占士邦”之称的彭定国(John Vincent Prendergast)。由此可见,廉署和政治部关系密切,初成立时人事和调查手法和政治部均同出一辙。

政治部解散 传窃听资源划归廉署

在《寒战II》,刘杰辉提到1995年有一件大事,就是政治部的解散。在《中英联合声明》签订后,港英政府安排政治部陆续解散。掌握机密资料的人员相继获长俸退休,并被安置到英澳纽加等地退休。所有档案,不是被送到英国,相信就是存放在英国领事馆内。政治部的精英人员和功能被拨归到不同的警队部门和廉政公署,有传不少截邮和窃听资源和人员获划归廉政公署。

1993年11月,署任廉政专员的执行处首长卜国豪向立法局提交议案,建议廉署全面接替政治部的内部审查工作。当时的政府行政署长贺理(Richard Hoare)更指廉署有可能继承过往政治部的政治审查工作。这些言论,引起不少立法局议员的忧虑,担心廉署成为新的秘密警察。当时刘慧卿议员便质疑为何把审查工作交予廉署,而非其他警察部门。更有议员认为,如果廉署接管审查工作,廉政专员应该交由立法局任命。卜国豪议案引起的风波,以及随后的徐案,都迫使港英政府重申廉署的审查工作并不包括政治成分,只有品格的审查。当然,信不信由你。当时涂谨申议员便直指“品格”可以包括政治倾向,而有关个人品格的资讯亦可被用作政治用途。

一支法例监管不足的准情报机关

说到最尾,笔者想带出的是廉政公署为何那么重要。在《寒战II》,刘杰辉委托廉署首席调查主任张国标(李治廷饰)在警队架构外组织小队,继续暗中调查李文彬一伙人的罪证。事实上,这是基于廉署拥有不下警队的调查能力,特别是有关通讯截查方面。维基解密公开的纪录曾显示一名使用廉政公署电邮地址的人士曾主动联络一跨国黑客公司,要求该公司示范一套能暗中窃取通讯数据的恶意软件。相信廉署的通讯截查水平,就算不是和警队不相上下,也不会相差多少,不过是廉署集中调查贪污案件而已。

廉署高层接二连三去职,加上前任专员汤显明任内的连串丑闻,居然和前警务处长邓竟成一同被委任为政协,中共意欲统战执法机关之心,实在显而易见。现时,廉署、警队、海关、入境处是《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下4个指定能进行秘密监察的机构。但《截取通讯及监察条例》漏洞处处,根本不能有效控制执法机关的监控工作。掌控廉署,代表中共可以名正言顺得到一支法例监管不足的准情报机关。其次,廉署多年来累积了无数有关香港政商界的档案。这些档案是控制和要胁政商界重要人物的宝贵资源,在关键时刻可以起意想不到的作用。最后,在中央眼内,廉署内部有不少所谓的“港英余孽”,更可能有人身怀特别任务。卧榻之旁,又岂容他人鼾睡?当警队已经被收服得贴贴服服,下一个要收拾的,自然是廉署这只卧榻之虎。廉署高层的连番丑闻,不过是廉署高层被渗透后不能秉公办案的副作用。廉署被驯服后,不知道中共的下个对象是哪支纪律部队呢?是海关?还是入境处?抑或已经统统被统战,而我们不知道?

(作者是香港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毕业生、华威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硕士生)

(来源:香港《明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