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文彬:肯尼亚问题源头在两岸

字体大小:

发生在非洲肯亚的电信诈骗案,被害人都是大陆人,嫌犯中有五名台湾人由当地法院审理,而于8月5日晚间宣判无罪,并谕知遣送回台。然而肯亚警方仍于8日凌晨以专机将之遣送回大陆。

实则,就法论法,中华民国国民在外国犯诈欺罪的情形,我政府的角色立场,没有义务与责任要去争取遣返。本案因被害人全是大陆人,基于我方宪法所定“固有疆域”的概念,始生与大陆法院管辖权竞合之问题。从而是否遣返,根本和所谓“司法主权尊严”无关。至于肯亚法院何以既判无罪而仍附带决定将被告遣出其国境,此涉及该国的国内法,亦非外人所得置喙。

依刑事法的基本法理,在法律所规定的犯罪事实发生之后,始生刑法适用的问题。而刑法并非对于任何地、任何人的犯罪行为都有其适用;亦即刑法的效力,本身是有其明定限制范围的。必须先有刑法适用之前提,始能讨论刑事诉讼法所定“法院管辖权”之所属。亦即,先有实体法的效力所及,才有程序法的管辖权认定。

按照中华民国刑法规定,刑法之效力,原则上只及于犯罪的“行为”或“结果”发生在中华民国领域内者。亦即国际上所通用的“属地主义”。至对于中华民国国民在境外犯罪者,则仅例外于第五条列举十款特定罪名(内乱、外患、妨害公务、公共危险、伪造货币、伪造有价证券、伪造文书、贩卖毒品、买卖人口、海盗罪),及于第七条所定重罪(最轻本刑为3年以上),始可适用中华民国刑法处罚。至于电信诈骗罪,若台湾人在外国犯之,并不在中华民国刑法效力所及的范围。

本件情形,“行为地”在非洲肯亚,而被害人都是大陆人,亦即其“结果地”是在中国大陆。假若台湾方面不认同“九二共识”,则“结果地”既在中国,台湾的刑法效力乃不及,自无法院管辖权可言;纵使行为人是台湾人亦然。除非认同“中国大陆是属中华民国领域”,台湾方面方能主张“结果地”之刑法效力所及,始形成两岸因结果地重叠之法院管辖权竞合。

于此情形,双方原可透过《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进行洽商有关“遣返”之问题。今因两岸关系波折,两岸协商机制已经中止,儘管双方有此协议,但大陆以两岸协议都是在九二共识下议定,今蔡英文政府不承认九二共识,协议自然也遭到陆方搁置。回归源头,所有的外交问题,蔡政府还是要回到两岸关系着手。

(作者是中华人权协会名誉理事长)

(来源:中时电子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