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报社论:只见作秀不见战略的台湾政府新组织

字体大小:

马政府时代刚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政府组织再造,新政府上台短短三个月,又在府院增设了不少组织,迭床架屋日形严重。台湾总统蔡英文日前向原住民道歉,又宣布在总统府设置“促进原住民族转型正义委员会”;算起来,这已是总统府在“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国家资通安全办公室”和“南向办公室”之外的第四个增设机构。国家面对的问题固然繁多,但动辄增设高位阶组织来处理,果真是合理的体制运作之道吗?

以设在国安会下的“国家资通安全办公室”为例,蔡总统在竞选期间曾说要成立“第四军种”,亦即“资电战部队”,这虽可见民进党对信息安全的重视,却也闹了大笑话。马政府时代,张善政即计划在行政院成立“资安科技中心”;不料在蔡政府上台前夕,民进党因时代力量之提案而草草将之废除。如今,新政府又匆匆在国安会和行政院成立换汤不换药的资通部门,简直把单位的废立当成儿戏。

再看,马政府推动组织精简,把一级部会等级的“体育委员会”并入教育部,成为“教育部体育署”。令人不解的是,行政院最近却又迳自宣布成立“行政院体育运动发展委员会”,至于这个委员会未来如何与体育署分工合作,则丝毫未见说明。这不禁令人质疑:难道要两套人马各做各的?或者这只是对蔡英文政见的虚应故事,为的是在奥运年表现政府对体育的重视?

类似的情况还有原本要在7月挂牌的“海洋委员会”,由于若干民进党立委跳出来反对,而顿遭废止。民进党一向主张“海洋立国”,为何却要扼杀“海洋委员会”,令人不解。有消息说,有些绿委将再提案成立“海洋部”,其组织与功能和“海洋委员会”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如此一来,更令人不知当时绿营“废止海洋委员会”用意何在。

从“体委会”和“资安办”的死而复活,到“海洋委员会”不知为何而亡,在在证明民进党政府对于何者该废、何者该立,根本缺乏完整的战略规划,只是基于一时冲动或情绪,就躁动妄为。认真而论,体委会不是不能砍掉重练,但绝不能变成双头马车;海洋委员会定位不是不能检讨,但究竟要一步登天或逐步积累扩大,都应有更细密的考量。

新政府对体委会、海委会等单位反复不定,但对于所谓“转型正义”相关的功能性单位,则显得毫不犹豫。例如,在《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通过后,行政院即将成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总统府下设“国家年金改革委员会”,则已经开始运作;俟《促进转型正义条例》通过后,府院还将成立“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不难预知,此类以“转型正义”为名的新组织,将层出不穷。

问题在,新政府急于将各种“转型正义”挂牌,究竟是基于施政的迫切需要,或者只是为了讨好部份特定选民?进一步说,从一个政府的基本功能看,如果不能运用体制所授予之权限做好国家政经发展建设的规划,却动辄在体制外迭床架屋、搭设违建,进行无关人民重要福祉之事务,这样的政府不怕施政走偏吗?

这些令人眼花撩乱的组织存废戏码,除了人力、物力和时间的浪费,还有几点令人担心:第一,政府对于“作秀型”的组织改造,显然比“功能型”施政作为兴趣要大得多,这是目的偏差。第二,各种组织、委员会的设置完全取决于执政者之好恶,没有法源根据,却凌驾于法定部门之上,这有滥权的危险。第三,新政府无论府院的施政表现迄今皆难如人意,行政效能已显得力有未逮;如果官员又要把大量心力投注在这些违章机构上,未来施政成绩岂不更堪忧虑?

新政府迄今找不到方向感,主因就在执着于政治算计而非正常行政。从这些组织增删的纷扰不定,已一览无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