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酒驾大使的风波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发表南方朔评论文章称,台湾总统蔡英文于5月20日就职以来,政务官员的乱说话以及重大政策的变来变去就不断出现,尤其是“误射飞弹”和“火烧车”等意外大事接二连三,更使人难以接受,所以蔡英文接任才两个月,民意调查就下跌了14个百分点,台湾最支持民进党的《自由时报》都表示,再过不久就是蔡英文的“百日蜜月”,她的更新民调真让人“揑把冷汗”。

蔡英文政府现在早已没有了就任之初所给人的兴奋。最大的原因乃是这个新政府的“用人”都问题频传。一个新政府如果用对了人,就会使人耳目一新,但蔡英文政府在用人上却少了新意。她用的人都是陈水扁时代的老人,资格老但新意少,无法带给人惊奇;另外她也用了一些国民党的技术官僚,有僚气但不使人奇怪,因此蔡英文用人名单每次公布,人们都说那是“老蓝男”,相当平庸。直到最近,她已将就职百日,人事的问题仍然闹个没完。例如蔡英文从国民党挖了朱敬一出任驻WTO代表,朱敬一刚刚上任,就向外交部争取官邸装设咖啡机和音响,又抱怨驻外吃不到他最喜欢的台湾肉包子。官员一上任就在生活享受上做文章,当然受人非议;另外则是蔡英文刚公布提名谢文定与林锦芳为司法院正副院长,但立刻发现林锦芳涉及论文抄袭,这个风波至今未了。当一个政府在用人上就状况不断,这个政府在作事上当然不容乐观。

驻新加坡代表就职前夕酒驾

而最近蔡英文政府人的问题闹得最大,从8月2日一直闹到8月9日的,乃是任命“酒驾大使”为驻新加坡大使这起纠纷案。

对台湾的文化政论界略有所知的,必定知道江春男其人。江春男的笔名乃是司马文武,他从1970年代起就是台湾党外杂志的主编,属于民进党创党之老康宁祥的手下大将,乃是台湾战后青年加入反对派的新生代。后来江春男与康宁祥渐行渐远,但他在民进党内却关系不错,在陈水扁执政时,他曾出任国安会副秘书长,可谓官场相当顺利。到了蔡英文上任时,原本要将江春男任命为国安系统的外国机构“远景基金会”董事长,负责外交上的统战工作。但江春男最有兴趣的乃是出任驻新加坡代表,那是特命全权大使的特使官,不仅待遇优渥,地位角色也更为重要。江春男的意愿后来被蔡英文接受,于是8月2日遂发布他为驻新加坡代表,他并于当日在蔡英文面前宣誓就职,根据原先的安排,8月9日乃是新加坡国庆日,江春男应在8月7日左右即赴星就职,所以在就职前,江春男的行李已经打包托运。

新官上任明明是件好事,但却意外的闹出大事。因为就在8月2日宣誓就职后,江春男接受以前同僚的晚宴欢送,喝了一点酒,由于喝酒地点离他住家不远,他遂开车回家。不过近10年来台湾酒后驾车出事每年大约有8000人死亡或受伤,使得每年有4000个伤残家庭、1600个重残家庭。由于酒驾问题严重,每天晚上警察对车辆的拦检都很普遍。8月2日晚上江春男酒后却仍开车,立即被警察拦检,当场酒测,发现他的酒测值为0.27毫升,已触犯了酒驾的公共危险罪,移送台北地检署查办。于是江春男一夕之间成了“酒驾大使”。

蔡政府不敏感 处理拖延一星期

江春男以特命全权大使的身分酒驾,他已触犯了刑事罪,如果蔡英文或江春男对这种事有敏感性,应该很快就取消任命。但台湾的政治对大官犯错,从来就不会当机立断,江春男只是表示“道歉”,而总统府及外交部虽然表面上指摘酒驾不对,但却表示江春男的任命一切照常;民进党的立委及所谓名流则为江春男缓颊,他们认为江春男酒驾并未出事,因此他只是私人生活出了问题,犯不着为此而丢官。于是从8月3日到8月8日,台湾的府院所在做的,就是希望将此案的法律程序赶快走完,使这起酒驾案快快了结,大事化小。8月8日台北地检署也作了裁定,江春男的酒驾案缓起诉1年。看起来江春男的酒驾案,似乎就要大事化小,唬弄而过。

不过台湾的蔡英文政府却错估了台湾反对酒驾的强烈民意。台湾的酒驾肇事以3年前台大医院优秀外科女医师曾御慈晚上下班被酒驾车撞死最受到人们反感,曾御慈的死亡,在台湾已使人对酒驾采取“零容忍”的标准,而曾御慈的母亲陈敏香女士就以受害人身分,出任“台湾酒驾防制社会关怀协会”理事长。这个团体乃是最重要的反酒驾组织,这个协会在江春男酒驾问题出现后,已多次到外交部等单位抗议,要求不能派遣有酒驾刑事纪录的人出使新加坡,由于这个协会以酒驾受害人作出强烈的表示,他们的主张当然引起了社会的共鸣,蔡英文和江春男不低头也不行。于是蔡英文和江春男经过沟通,遂由江春男于8月9日主动请辞驻新加坡大使。因为江春男请辞,他终于保住了颜面,也替蔡英文化解了一次危机。一个酒驾案,蔡英文政府不能当机立断,居然拖延了一个星期,这也可看出蔡英文的确是魄力不足!

蔡英文再过几天就满百日,这3个多月,蔡政府人的问题一直在出现,江春男的酒驾问题是最戏剧化的案例,在几天之后司法院正副院长的烫手问题又将爆发。蔡英文就职百日,人的问题都还没搞定,可见她的将来一定轻松不起来!

南方朔 台湾《民报》总主笔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