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珍镐:萨德系统改变东北亚格局

字体大小:

中俄强烈反对韩美部署萨德系统,两国对韩外交政策酝酿变化,朝鲜将趁机加强与中俄关系。

朝鲜6月23日发表报道,宣布22日进行的“火星十号”(“舞水端”)导弹试验取得成功。报道称,试射的导弹进行的是高弹道飞行试验,导弹命中了距离靶场400公里的目标区。这次导弹试射成功,是促成韩美更迅速协议部署萨德系统的主要原因。

美国财政部7月6日宣布,对一批“与践踏人权有关联”的朝鲜官员和实体实施制裁,其中包括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7月8日,朝鲜方面表示,美国针对金正恩实行新的制裁措施如同“公开宣战”,誓言将采取最强烈报复行动。同一天上午,韩美军方在首尔发表联合声明称,由于“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韩美决定在驻韩美军基地部署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即萨德系统。韩国国防部国防政策室室长柳济升强调,萨德不针对任何第三国,只用于应对朝鲜的核武器与导弹威胁,“萨德系统有助于构建多层导弹防御体系,有利于强化韩美同盟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防御能力”。

韩美宣布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中国外交部立即作出反应,指此举无助于实现半岛无核化目标,不利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与各方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努力背道而驰,将严重损害包括中国在内的本地区国家的战略安全利益和地区战略平衡。中方密切关注韩美相关举动,将考虑采取必要的措施维护国家战略安全和地区战略平衡。俄罗斯专家也反应强烈,纷纷批评美在韩部署萨德系统将加剧地区不稳定局势,导致严重后果。中俄专家认为,美国藉口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完成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在亚太地区的布局,意在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从而进一步强化美国在全球的地缘政治力量。

由朝核问题导致部署萨德的争议进一步复杂化,但是目前来看,朝鲜拥核是基于外面势力控制不了的朝鲜内部深层原因;韩国将部署萨德也是韩国国家安全的考量。其实,地区混乱是因为朝鲜半岛维持冷战,是大国之间的实力博弈。目前这样的对立或许既不能只怪平壤也不能怪首尔,东北亚国际关系核心议题还是中美俄(日)之间历史遗留的问题。

中俄一直强烈反对部署萨德,尽管中俄退出国际社会对朝制裁行动的可能性不大,但从长期来看,对朝制裁力度或有所减弱,中俄对韩国的外交政策也会有所变化。我采访的韩国世宗研究所安保战略研究室长洪铉翼和庆南大学朝鲜专家金根植表示,朝鲜会谴责韩美对东北亚紧张局势升级负有责任,趁机加强与中俄关系,摧垮国际社会对朝制裁合作体系。韩国各界都担心,部署萨德会为韩国带来经济损失。

众多韩国民众认为不需要布置萨德,因为它对朝鲜核武和飞弹的防御没有太大效果,而且将给韩国国家利益带来负面效应。7月8日下午,民间团体“开啓和平统一的人们”在国防部门前举行“为反对萨德在韩部署全国对策会议”,要求军方撤回决定。该团体认为,部署萨德对于防御朝鲜弹道导弹并没有作用,以萨德雷达探测朝鲜和中国弹道导弹的早期预警信息,都要传达给美日,韩国为了守住美日韩同盟,成为美国导弹防御系统(MD)的前哨基地,这将破坏朝鲜半岛及东北亚地区和平。一旦萨德在韩部署,将深化东北亚和朝鲜半岛的核对决及军费竞争,形成“新冷战式对决体制”,因这一体制造成的负担将转移到全体韩国民众身上。此外,萨德部署所在地居民将忍受电磁波危害和其他生活干扰等等问题。

7月13日韩国政府在首尔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韩美双方决定将萨德系统部署在韩国东南部的庆尚北道星州郡。据韩国媒体报道,萨德系统最晚将于明年底投入使用。最大射程为200公里,可覆盖坐落于京畿道平泽和全罗北道群山的驻韩美军基地、韩国陆海空三军总部所在的忠清南道鸡龙台,以及北至江原道江陵附近的广大地区,但首尔及首都圈地区并不在这一防御范围内。公布部署萨德引发星州郡民众强烈抗议,总理黄教安15日前往当地,试图安抚民众的不满。但是民众并不买账,向他投掷鸡蛋和水瓶以示愤怒,还把他围堵六个多小时。

韩国在野党要求公投

韩国宣布准备部署萨德后,在野党纷纷表示反对,甚至要求进行公投,各地方也举行大规模反对示威。特别在国会里的在野党群,并不支持政府部署萨德的政策。明年总统选举的可能候选人安哲秀也认为,部署萨德不仅是军事和国家安全问题,还直接影响到韩国经济、外交和国民生活,是非常重要的历史决定。这不是政府能单方面决定的,需要经过公共讨论。韩国第四大党正义党党首沉相奵也表示,部署萨德必须经过国会批准,之前任何动作应该立即停止。

部署萨德已变为韩国国内的重大政治议题,同时也成为中韩、韩美,以及朝韩关系的关键问题。在议会上属于少数党的朴槿惠政府如何克服难关部署萨德,中韩关系往哪个方向发展,都备受各方关注。我认为如果韩国希望继续稳定安全,不能忽视韩美关系。但是在地缘政治的立场来看,韩国也绝不能忽略中国和俄罗斯因素。安保是发展的前提呢,还是和平发展是安保的条件呢?韩国朝野站在韩美关系和韩中关系的跳板上,正处于摇摆状态当中。

作者是韩国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法学博士,首尔檀国大学政治外交系教授

(来源:《亚洲周刊》2016年8月21日 第30卷 33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