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联合报:政府拼经济是否用错洪荒之力?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称,台湾民意基金会的民调显示,民众对新政府执政百日的整体评分仅六十一分,勉强及格,其中逾四成五对政府经济成绩不满意。该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说,不满意经济表现,是总统声望急速下滑的主因,也意味蜜月期将结束。亲绿的民调结果尚且如此,其他机构民调则更严重,皆直指经济、两岸是民众最感不满之处。

过去一年半,台湾的经济犹如困在见不到光的长长隧道中,景气灯号一直难脱蓝灯,出口连十七衰,是史上最长衰退期。国人对经济衰疲的不耐,已直接投射在国民党选情的大崩坏上,现在又逐渐转向对民进党的失望。蔡总统把“经济结构转型”列为五大施政项目之首,显示她深知人民对重振经济的期盼;但新政府连连突槌,忙于收拾危机,民众几乎看不到任何拚经济的作为。以民众失望情绪的膨胀速度,以陆客衰退对观光产业冲击的不断扩大,人们对林全内阁的不满,恐怕很快会直扑蔡英文而去。

蔡英文无法有效统合“党”和“政”这两匹马车,又不能改变台湾长期以来“政治挂帅”的文化,这是新政府拚经济难有起色的主因。阁揆林全本身虽是财金专家,但他对经济、产业并不熟稔;加上政治手感欠缺,百日来他一直困陷在四面八方而来的大小事件中,与各项争议纠缠奋战,根本无暇回神照顾财经事务。也因此,林全内阁虽有“财经内阁”之名,但财经发动机始终未能点火。

此外,林内阁任命不少蓝营官员,原是寄望“老将带新人”,做到政策无缝接轨;然而,蔡政府的路线却从“用人不疑”一路向“勿用疑人”倾倒。林全原寄望国发会主委陈添枝打造“大国发会”,成为行政院最权威、缜密的幕僚机构;但陈添枝在新政府角色尴尬,“老蓝男”的指指点点,使他无法像其他“正绿旗”的政委般有效号令各部会。也因此,国发会跨部会协调财经政策的功能未能彰显,拚经济的成果自然大打折扣。

其余三个财金部会——经济部、财政部与金管会,则是“若有似无”的存在。经济部长李世光一直忙着替蔡总统的“非核家园”政策找寻实践路径,经济部从上到下一直围绕着能源议题打转,让外界质疑李世光究竟是“能源部长”还是“经济部长”?也因此,对于民众关切的“经济结构转型”问题,经济部反而毫无着墨。财政部与金管会两位首长则始终罕见露脸,直到兆丰银遭美国重罚后引发舆论譁然,两人仍未站上第一线积极处理,“把官做小了”是其致命伤。

财金部会表现不佳,加上新政府在处理劳工七天例休及罢工等议题上的瞻前顾后,想要两面讨好却反而加剧了劳资对立,劳、资双方都对政府的立场打了大问号。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民调直落之际,行政院仓促提出“扩大投资方案”,希望提振经济表现;但其核心计画是提出三千四百亿元的国营事业扩大投资方案,却显有“不对症下药”之忧。原因是,目前是民间游资太多,找不到去处,政府政策应该引领民间投资方向才对,怎麽反而回头扩大国营事业投资?再仔细检视其计画内容,连台电向国外“租用”紧急发电设备都列为投资计画之一,可见此方案不仅缺乏远见,更有灌水之嫌。

要提振国内投资,政府短期施政主轴应着重于优化投资环境,鼓励民间投资,减少国际景气疲弱对台湾的冲击;中长期施政,则是要解决我国产业结构与人口老化等结构性问题。但蔡总统一上台,就先把劳资争议推上台面,亲自鼓励罢工和抗争,都是反其道而行的作法,殊为不智。更别提,经济结构转型是钜大工程,耗费十年都未必能有所成。

面对民怨之海,新政府首要检讨:拚经济的“洪荒之力”是否用错了地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