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岛日报:泛民应把握与中央对话契机

字体大小:

新一届立法会有大量新人入局,占全体议员超过三分一,政府与议会可藉此谋求重新磨合,中央与非建制派议员也可以此为契机,重新摸索良性互动。

行政长官梁振英昨表示,政府会尽快与整个立法会,尤其是二十六位新议员展开沟通,并会争取一些机会和安排,让全体议员去内地与中央负责香港事务的官员,以及内地省市官员交流。民主党亦重提赴广东视察东江水源的希望。

要是双方能够就大家都关心的民生实务进行沟通,并非每次见面都剑拔弩张突出政治矛盾,将有助减少互相猜疑,建立互信基础来解决问题,这是不少温和务实港人的期望。

以往传统泛民主派议员与中央官员沟通,波折重重,既有选举考虑,复有占领运动产生的社会撕裂,导致连基本接触都被质疑会否出卖香港利益。不过,经过双方一步步试探和努力,双方关系已现改善苗头。

传统泛民不触《基本法》底线

今年五月,在中共中央主理香港事务的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访港,曾经在出席晚宴前,透过酒会场合会晤四位泛民议员。六月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王光亚接受香港杂志访问,指中央视大多数泛民都是爱国,泛民立法会议员是特区政权体制的组成部分,从《基本法》角度看,他们也属建制人士。

新一届立法会的组成,却令这个改善关系的趋势出现变数,原因是非建制派阵营中,多了提倡自决甚至港独的人士。

传统泛民中,即使不获中央发回乡证的人士,都仍然有《基本法》和一国两制作为讨论香港问题的共同基础,就算激进如“长毛”梁国雄,无论搞甚么小动作,都没有把港独放在口边,也没有触及中央和《基本法》的底线。

新一届立法会中,在占领运动后冒起的新面孔,部分却曾经显示鲜明的港独立场,以致港澳办在选举后要发声明,强调“坚决反对在立法会内外任何形式的港独活动”。

应摆脱激进路线的牵引

这些人之中,有人表示已经剪坏回乡证,坚拒前往内地,有人担心前往内地的人身安全。对他们来说,到内地不提港独,可能受支持者唾骂,若提港独,则可能触犯内地刑法。因此,安排全体议员赴内地交流,不容易成事。

至于传统泛民,情况就有不同,他们与中央已就建立沟通渠道和善意互动,走出了一步,如果不继续向前走,半途而废,就十分可惜。现在立法会换届,提供了机会,让传统泛民思考,如何在此基础上,与中央进一步对话。访问内地增进了解,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一方面让中央与新人建立关系,另一方面,传统泛民亦可以藉此定出自己的发展方向和路线。

过往他们被激进路线牵引,失去了自己的位置,陷于两边不讨好,不但削弱了本身政党的实力,更令社会政治气氛负上愈趋两极化的代价,甚至影响经济发展和民生,民主步伐则停滞不前。他们应吸取教训,藉此契机走出一条新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