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选举分析:新科立法会“民主建制均呈碎片化”

字体大小:

叶靖斯 BBC中文网记者 香港报道

经过意外地漫长的点票过程,“雨伞运动”过后的首次香港立法会选举结果终于全部揭晓。从表面看,非建制民主党派在70席的议会内占据了至少29席,一些团体视之为胜利。

但正如选前多数分析所言,传统泛民主派的议席减少至22席,得依靠“伞运”后新兴的激进政团才能维持“关键24席”,可否决议案。

外间分析早已预期新的民主派内部呈现“碎片化”,堵截“不得人心”法案的能力存疑。然而,接受BBC中文网访问的学者指出,建制派同样将面对“碎片化”问题。

由此,香港未来四年的政治格局似乎更见凌乱。

能力制衡?

香港政界与政治学者对于新衍生的民主党派还没有一个较统一的分类。一些媒体笼统称呼非建制派,而当中包括泛民主派,以及泛民内部早年已出现的激进民主党派。

一些媒体选择把新兴的团体分为“激进本土派”和“自决派”,前者包括政团青年新政,以及热血公民、普罗政治学苑和城邦派香港复兴会组成,俗称“热普城”的选举联盟,后者则包括“伞运”学生领袖组成的香港众志党和三名独立当选人。

两个阵营的政团均非全部支持“港独”,但也有分析人士——而这包括亲北京阵营——将这些新兴组织统统称为“港独派”,又或称之为“本土派”而同时视所有组成政团为“港独”支持者。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说,泛民主派与“本土派”之间缺乏互信已属必然,而正因为新政团之间各有不同立场与意识形态,加上他们许多都是“议会新丁”,毫无经验,以后非建制派要协调联合行动将更见困难。

不过,马嶽也对BBC中文网说,建制派“有自己的分裂跟矛盾,他们共同行动也会比以前困难”。

“建制派那边有40席,但是民建联(民主建港协进联盟)作为‘最大党’,它占的比例也比以前减少,第一代领袖事实上也大部分退下来。所以它要再领导建制派也会比以前要困难一点。”

香港教育大学协理副校长兼社会科学系教授卢兆兴对BBC中文网说,无论建制派还是民主派都出现了严重的“碎片化”问题,但相比之下,他认为泛民主派的表现其实并不差劲。

“因为它们在碎片化的过程中达致了世代更新、交替。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新的、年轻的议员给选进去立法会,而过去政绩良久的议员都落马。”

“建制派‘配票’很成功,但由于这次选举投票率非常高,很多年青人投票,‘首投族’都是投给一些新的候选人,所以建制派的表现实际上是有点差。”

“蜜月期”

建制派的“表面伤痕”只是丢失了三个议席,但是其主要政党与新界原居民组成的“乡事派”之间不和,以至于“乡事派”的内部矛盾此前浮出水面,至少这件事引起了不少关注。

但是受中共直接控制的香港《大公报》在星期二(9月6日)的社评中强调,建制派“仍居中流砥柱”,民建联仍是“第一大党”。

“广大选民和市民,对建制议员在议会中的表现也未必完全满意,但他们都深深知道,一旦议会中没有了建制力量,没有了敢于支持政府依法施政,‘顶住’反对派的声音,议会将会比上届更乱,社会也只会变得比现在更多争拗和更糟。”

卢兆兴教授对BBC中文网说:“非建制派……要是协调得不好,就很难守住所谓的三分之一——也就是24个议席——特区政府要强行通过一些议案会比较容易。”

但马嶽教授指出,新科议员主要属于“抗争型”,其抗争手法将有所创新,而这将让特区政府“很难搞”。

在这次选举中并未参选,即将告别25年立法议员生涯的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说,泛民主派与新兴“本土派”政团之间“有可能”出现裂缝,但是“碎片化”问题是源于北京。

刘慧卿星期二接受BBC电视世界新闻台采访时说:“这对我们是个挑战,要看我们有否应付这新局面的智慧。”

“我党(民主党)与大多数香港人希望继续以和平、有秩序的手段继续我们的抗争。我们不主张暴力,我也不认为年青的议员主张暴力。”

“但他们清楚说明了我们要民主,不希望北京干预香港事务的明确信息。我希望北京能接收得到那信息。”

卢兆兴教授说:“10月会期开始之后到明年3月的特首选举,我相信新的立法会和政府之间将有一个‘蜜月期’。首先新的议员不懂运作,该会比较有礼。其次特区政府得证明给(北京)中央看它能与新的立法机关合作。”

但他认为这‘蜜月期’也就只能维持到特首选举之后,“因为我们可以大胆预计,新的立法会议员——特别是‘本土派’——将推出所谓的‘宪政改革’运动,集中向特区政府和北京施压,尽量把民主化往前推进”。

“由于部分‘本土派’打着‘自决’旗号,暗示他们将……希望早些谈到香港2047年之后的(前途)问题。所以我相信新一届立法会里的政治角力将会非常严重。”

接下来,香港将于年底举行选举委员会选举,当中产生的1200名选委将于3月推选新一任香港行政长官。

尚未表态会否寻求连任的特首梁振英星期二评论立法会选举结果时说:“我认为在社会上,大家有不同理想和抱负是好事,只要符合香港的宪制地位、合法的目的、合法的手段,我和特区政府都非常愿意与整个立法会那70位议员——包括26位新任立法会议员朋友——合作,希望大家能够一起为社会做事。”

“我已经与政府同事,尤其是司长和局长说了,我们要尽快与整个立法会,包括——应该说尤其是——那二十六位新任立法会议员朋友展开沟通……我本人亦希望在短时间内小范围与不同政见、不同立场的立法会议员,大家多些交换意见。”

而在此之前,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在星期一(5日)选举结果全部公布后透过官方新华社发言称,“我们注意到,在选举期间,个别组织和参选人利用选举平台,公开宣扬‘港独’”。

发言人重申“港独”违反中国宪法与香港《基本法》,危害中国国家主权和安全,“我们坚决反对在立法会内外任何形式的‘港独’活动,坚决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依法惩处”。

刘慧卿接受BBC采访时告诫北京说:“我知道有些人焦虑不安、愤怒,希望独立,但许多香港人都不认为那是可行的。但我们不该去打压它,我们该让学校、让公民社会去讨论、辩论。”

“抗衡独立声音的最好方法就是证明‘一国两制’能在符合香港利益的情况下运作下去,北京得能最高限度地自我约束,让香港自己管自己内部的事,包括给予我们民主的选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