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那么多人痛恨希拉里?

字体大小:

BBC记者泰勒-科尔曼(Jasmine Taylor-Coleman)

在历届美国总统候选人中,还很少有人像特朗普和希拉里这样引起大批选民如此强烈的反感。但针对希拉里的攻击尤其过分,许多人对她公开表达仇恨。这是为什么呢?

25岁的艾米莉·朗沃斯在美国南方的乔治亚州长大,她的父亲和祖父都是坚定的保守派。

朗沃斯曾在美军服役,是武器修理专家。三年前退役后,她不再受军队政治中立原则的束缚,开始肆无忌惮地攻击希拉里。

“她是个爱说谎,爱操纵别人,自恋狂的女人,只配死在监狱里,”这就是朗沃斯对希拉里的评价。

朗沃斯把她脏话连篇的发言上传到脸书和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上,吸引了数以万计的观众。

她把希拉里的支持者称作“死硬派女权主义的纳粹粉丝”,把希拉里的讲话描述为“腹泻般痛苦的摩擦声”。

朗沃斯参与的一个组织出售写着“希拉里进监狱”标语的T恤衫和其他商品。他们认为,由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白水事件”,2012年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遇袭事件,以及用私人电子邮件处理政府事务的案件,希拉里应该被判入狱服刑。

很多美国人同意,这些事件令希拉里的声誉受到损伤。但大多数批评家都不会使用朗沃斯的极端语言。朗沃斯已经因屡次因违反脸书的“社区规范”而被脸书封禁。

那么,她为什么还要这样说话呢?

朗沃斯说:“有争议才有讨论,社会就是这样运作的。这样做会激起矛盾,但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宣传效果。别人可能觉得这样太鲁莽,不合适,但我们觉得没问题。”

朗沃斯代表了共和党内部的一个极端化趋势,这样的人处在政党政治的边缘,尽管人数不多,但叫声很响。

在特朗普的竞选集会上,总有一些支持者会大喊:“把她关起来!”有些人把希拉里称为“撒旦的奴仆”,甚至在社交媒体上使用#Killary(杀掉希拉里)的标签。

特朗普也受到许多人的厌恶,有人把他比作希特勒,还有人说他有人格缺陷。

专门研究美国政治言论的历史学家詹妮弗·墨西艾卡(Jennifer Mercieca)说:“两位候选人都因其身体特征、性格特点和过去所做的决定而遭受抨击。但两者不同的是,希拉里遭受抨击的理由之一是她的性别,而特朗普却不会因此而受攻击。

“可能因为她是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用性别歧视的语言攻击她比任何其他方式都更容易。”

墨西艾卡说,这种性别歧视有时很明显(比如有些人会用“母狗”这样的侮辱词汇),但有时会有所伪装。

许多针对希拉里的攻击都围绕着她丈夫、前总统克林顿在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的性丑闻。

去年,特朗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样一句评论:“如果希拉里连自己的老公都满足不了,她为什么会觉得她能让全美国满意呢?”他后来将这句评论自行删掉了。

但有些批评家主要关注的是希拉里据称在此丑闻中扮演的角色。他们说,克林顿阵营当时试图让涉事女性封口,并企图损害她们的名誉,而希拉里就是此事的协调者。

在今年美国票房最高的纪录片《希拉里的美国:民主党秘史》中,保守派作家迪内什?迪索萨(Dinesh D'Souza)甚至声称,希拉里鼓励她丈夫和其他女人睡觉。

“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他在片中旁白中说。“她利用他的瘾好,目的是让他依赖自己!”

专栏作家米歇尔·古德伯格(Michelle Goldberg)认为,类似的指控反映,反对希拉里的人千方百计要把她和她丈夫的丑事捆绑起来,说她不是丈夫出轨的受害者,而是这场丑闻中的帮凶。

同时,“这也是要加强这种印象:她对权力如此着迷,以至于对爱、忠诚和妒忌这样的正常人类情感不为所动。”

近二十多年来,美国政治日趋两极化,部分原因是极端的声音在广播和网络上越来越多见。而奥巴马的当选也激怒了包括迪索萨在内的某些保守派人士,因为他不仅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也是几十年来最偏向自由派的总统之一。

在此次选战中,特朗普宣扬阴谋论,说当权者会操纵选举,让希拉里当选,甚至还说希拉里和奥巴马是所谓“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创立者。他说奥巴马是穆斯林,还在大选辩论中把希拉里称作“魔鬼”。

评论家普遍认为,特朗普这样做是要激起选民对希拉里和奥巴马的敌意。由于许多美国人对主流政治失望,这种阴谋论还很有市场。

在对希拉里的攻击中,言语最毒辣的可能要数德克萨斯州的电台主播、特朗普支持者阿莱克斯·琼斯(Alex Jones)。他的电台节目和网站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粉丝。

在琼斯看来,“九一一”恐怖袭击和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都是美国政府一手导演的。

琼斯在节目中这样描述希拉里:“她是个令人厌恶的家伙,她是个女巫,她倒向了邪恶一边。”

在同一个节目中,琼斯放映了一段视频,把希拉里的笑声比作鬣狗的嚎叫。这段视频上网后,由于公众投诉而被删除。

攻击希拉里的人不只来自右翼。在民主党党内初选中,希拉里与立场偏左的桑德斯激烈对决,因此在左派中也树敌不少。

有一位历来支持民主党的学者对BBC说,他宁肯“在呕吐物中游泳”也不会把票投给希拉里。

在墨西艾卡看来,这场选战中的言语攻击已经激烈到了危险的程度。

“如果我们把政治看作是体育或战争,我们就把自己看作是球迷或士兵,”她说。“那么,和我们意见不同的人就不只是观点错误,我们会把他们看作是邪恶的,是我们的敌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