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达邮报》评论:美国总统选举与印度尼西亚

字体大小:

Jusuf Wanandi

美国公民有权选择他们的总统,但既然美国对全球具有影响力,其他人,比如我自己,认为我们应该提出自己的看法,因为一名非常奇特的候选人:唐纳·特朗普,本次选举将进入重要的历史关头。

全球化带来的改变并不都是正面的。社会不同阶级间的差距正在拉大。中产阶级感觉被全球化遗弃了,穷人变得更穷。许多国家的失业率提高了,特别是在欧盟,而那些被全球化抛在后头的人并没有得到当初被许诺予他们的。

社会低层的不开心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见证了世界各地发生的事:英国脱离欧盟、右翼思潮在德国和法国复兴,如今还有美国的特朗普现象。

另一项副产品是建立在种族、宗教、文化认同的民族主义。移民、难民和国际恐怖主义是那些问题带来的结果。这就是人们对现有的政治和经济体系幻灭的原因,所以他们想要些不同的东西。特朗普得到这些人的支持,特别是白领和蓝领选民。

最大的问题是,特朗普究竟配不配当下任美国总统。在整个竞选活动和政见辩论中,可看出他对议题缺乏了解,立场摇摆,撒谎又否认他的谎言,并鄙视女性。他的表现粗鲁又傲慢。

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总统辩论,特朗普称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莉·克林顿为“一个令人讨厌的女人”,并说他或许不会接受选举结果。

美国是全球领导者,因此应该在意来自国际的意见。全世界可以公平地问,连特朗普这号人物都能选总统,美国正在发生什么事?如果美国不愿当全球领导者,未来也许容易出现无政府状态和冲突。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有一件事肯定会发生:美国的领导地位将失去全球的尊敬。

相比之下,希拉莉无论有什么缺点,她是国际社会熟知的人物。她当国务卿时的外交政策大家都知道。你可以同意或不同意她,但那些政策都摊在阳光底下。

例如,她或许对中国较强势,但别忘了美中关系有多重面向,特别是在经济和全球课题;在安全方面则有竞争,尤其是在东亚。她支持自由贸易。不管在国内或国外,她都被视为为出任美国总统做了最好准备的候选人,特别在国际关系这方面。

从1972年至2010年,我每年都到美国四次,目的是学习美国的亚洲政策,直到第二次海湾战争以前,我一直对美国的亚洲政策有很高的评价。自那场战争后,我感觉到美国的衰落,而现在我深深感到失望。

我对美国的批判性观点和幻灭始于大约十年前。我真心希望特朗普不会当选,因为如果他获选,我对美国的未来将会彻底幻灭。我知道无数人都与我有同感。

来源:《雅加达邮报》,作者是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基金会(雅加达)董事会副主席

翻译:胡文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