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独和台独合流 然后呢?

字体大小:

如果说台独已经成为现实上不可能达成的政治笑话,还要相信港独能成真,无异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台独在台湾,已成为骗选票的工具;现在高喊港独的人,又有没有诈骗的成分呢?这点必须时间才能检验。

港独派新科议员梁颂恒、游蕙祯早前来了一趟台北,两人在台湾大学研究生协会邀请下,和各界有一场面对面的座谈,当天同席的还有香港本土民主前线发言人黄台仰。笔者因为好奇而到场,也因此对台独和港独合流有一番新的思考。

如同台湾对香港的陌生,座谈只有少数人参与,但这些到场者显然是一群对香港政情充满兴趣的听众。笔者没有全程参与,在有限的时间内得到的印象是:这些年轻的港独代表人物,完全否定中共。有人问到时下最热门的港独和台独合流问题,黄台仰的回应却让笔者沉思,他的意思是,中共是“邪恶欺骗集团”,所以台独港独等分离势力接连而起,中共必垮。不过更令人思索的是:中共垮了,然后呢?

本土派的期待会否太乐观?

如果一定要提炼出较具意义的对话,香港本土派的年轻人认为,回归中国之后,香港逐渐失去主体性,变得不再是香港,他们主张保留香港的原本面貌,不希望被中共或内地影响太多,香港人的生活与环境,不可忍受地受到中国大陆侵蚀;基于此,香港应该独立,走自己的道。

身为台湾人,完全可以理解香港人的这种主张,但务实持平而论,港独是比台独更不可能的政治想像。如果台独对民进党都是如陈水扁所言“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比台湾更倚赖大陆更接近大陆,中共也掌控更全面的香港,又如何能挣脱?

梁颂恒提到香港可以仿效台湾亲近美日。实务上,连菲律宾、马来西亚都已经松动漂移,本土派年轻港人的期待会不会太乐观?

现在看起来,港独和台独真正交流的是“技术层次”,简单说,是抗争手段。如同戒严时期台湾的党外公职人员,处心积虑地在宣誓、示威、游行等方式突显诉求,却很难撼动威权体制。如果不是强人蒋经国晚年的决定,很难说党外要再拼多久才能组成民进党,也才有后来台湾的政党轮替与民主化。

港独议员的象征意义

当年的台独和党外民主化运动之所以赢得一定的尊敬,主要是其中饱含着理想与热情,人民相信这些争取民主的前辈,甘冒风险,所争得的权利并非为私而是出于大公。不过讽刺的是,时间检验了一切,同样是冲进立法院,“太阳花”占领了国会议场、瘫痪了政府,民进党力挺;等做了执政党,又有劳工团体冲进民进党立院党团总召集人柯建铭办公室时,绿营却忙不迭要谴责。证明了政客完全两套标准,党同伐异,无论是非。也让人领会“政治是高明的骗术”,有一定道理。

现在的港独,代表人物年轻秀美、仪表堂堂、言论前卫、作风激进,但政治是要负责的,不能光是“打嘴炮”。虽然港独议员遭到打压,议员身份有疑虑,但更深一层想想,他们所象征的意义是:我们不同意中共在香港所做的,在此提出新思维,香港人要珍惜看待新的思维,慎重评估保留香港原本有的主体与文化,却不一定要认同虚幻且做不到的港独。

作者王彦晨是台湾资深传媒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