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壮大欧美排外浪潮

字体大小:

美国普罗大众对传统政治精英和社会现状投下抗议票,把“政治素人”特朗普推上总统宝座,这股思潮不止主宰了今次美国大选,还席卷多个西欧国家,左右德法等国明年大选。

特朗普爆冷击败民调领先的希拉莉,显示“沉默大多数”发挥威力,他的支持者主要来自白人蓝领阶层,而且不分男女。这种对传统精英管治不满、甚至绝望的心态,源于不少选民觉得社会经济情况日差,传统精英却忙于保权位,只做“政治正确”的事,纾解不了他们的困境和郁结。

欧美先进国家近年都出现普罗阶层收入下降和中产向下流的现象,美国次级按揭证券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激化了这状况。那些为此倾家荡产和失去工作的国民,看见始作俑者的华尔街大行高层没有受到相应惩罚,甚至享有亿元计的离职补偿,怎不怒火中烧?此外,大批移民和非法入境者涌入,抢去其饭碗威胁其安全,也令他们不满。

向传统管治精英说“不”

他们觉得传统精英推动的全球一体化、贸易自由化、引入移民等措施,对他们弊多于利,只会拉阔贫富差距。“占领华尔街”是这股思潮下的街头运动,而不走上街的沉默群众,今次就把选票投给叫“工人阶级反击”的特朗普。

在西欧,这股群众运动在希腊最早发挥威力,原因是该国受欧债危机冲击最深重,今年初,国民选出了新崛起的激进左翼联盟领袖齐普拉斯,取代传统管治阶层就任总理。在西班牙,新兴的“我们可以”党赢得四分一选票,迅速崛起成为国会第三大党。

在意大利,罗马选出了新崛起疑欧派“五星运动”的政治素人女律师拉吉做市长,而下月四日有关精简国会体制的公投,将决定现任总理伦齐的前途。今年六月,英国公投出乎意料地支持脱离欧盟,导致首相卡梅伦下台。

此外,法国和德国从未执政的反移民新旧政党都在壮大,两国明年都会举行大选。一向支持收容难民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所属的政党,就在柏林地区选举中败北。

欧极右派誉“爱国者之春”

这股由经济状况激发的不满情绪,不管是左翼还是右翼政党,往往夹杂着排外思维,包括反全球一体化、反欧盟、反移民、反伊斯兰入侵,近月欧洲经历前所未有的难民危机,更加激化民众的排外情绪。

几项因素夹缠一起,不仅是饭碗问题,还有对原有文化、生活习惯和族群利益的维护。当地人担心来自多方面的冲击,由恐怖主义者渗透到性侵犯事件,都增加了他们对开放资金和人员流动的戒心。

英国公投脱欧到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虽然是冷门结果,但是放在这股欧美大势下,却是有迹可寻的发展,并且会加强这股反全球一体化和反移民的声势。荷兰极右政党领袖怀特斯就形容特朗普胜出是“爱国者之春”,欧洲应受启发而搞一场“革命”。

这股浪潮,就算未必冲翻所有传统精英管治者,都会对他们的执政路向构成压力,促使保护主义抬头,而难民问题就更加难解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