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12月不加息的唯一理由是发生重大冲击

字体大小:

有评论指出,美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布拉德周三表示,若无重大冲击性事件发生,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将会在12月升息。他并认为,单独一次的升息或许足以令货币政策进入“中性区域”。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布拉德亦表示,联储需要应对“政治演员”所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但全球市场对于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的反应比一些人预想的要平静。

布拉德在伦敦出席瑞银集团举办的一次银行业会议时对记者表示,如果联储没有加息,“才会让人感到意外”。他今年是美联储货币政策制定委员会的投票委员。

他表示,不加息的唯一理由就是发生重大冲击性事件,那类事件在过去也曾让联储暂停升息,比如全球市场全面动荡,或是美国就业数据糟糕。

金融市场预期美联储下月将升息,并认为会有一系列更为积极的加息行动,此前特朗普在大选中承诺,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来刺激美国经济。

布拉德称,美元和公债收益率尽管在大选后跳涨,仍处于去年的波动区间内,同时通胀预期上升也部分舒缓了美联储对通胀过低的担忧。

“股价和汇率有所变动,但仍处于去年的波动区间内,”他说道。

“很多人预测,若大选结果让共和党和特朗普掌权,市场会剧烈波动,但到目前为止这种预测并未变成现实。”

外界认为,布拉德在美联储决策官员中属支持加息的一方。

不过他也强调,如果美国经济改善,利率会上升,但全球低利率时代不太可能戛然而止。

“目前仍采取低利率政策,预计不会出现转向并回归中性,”他说道。

当被问及如果特朗普的政策开始让市场不稳并可能削弱对经济的信心,美联储将如何应对,布拉德回答说:“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来应对。”

“如果有政治演员在制造不确定性,我们将需要作出应对,”他并强调称,这种情况并非他的“基本预期”。

美联储对美国大选不为所动,专注于升息--梅斯特

美国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在接受专访时表示,美联储不必对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人意表后的市场走势过度反应,部分是因为现在就对任何新支出和贸易政策做出预测是言之过早了,因此计划仍是逐步升息。

“市场有所反映,之后再次反映,”她在周三时对路透表示。“必须小心对此过度反应...因为关于(财政)方案会如何,它们知道的不比别人多。”

梅斯特今年对联储政策有投票权,外界也将她视为鹰派但讲究务实。她表示,并不会突然调整经济预测。她并称,“当在...财政政策方面的情况愈加明朗时”,升息将会做出反映,“但也要根据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发展情况。”

“某种财政政策改变的可能性或将升高,但无法是移民、税改、基础建设支出或贸易政策,我们并不知道这些政策的时间点或形式,”梅斯特表示。

特朗普在竞选时打着重新协商或停止某些国际贸易协议的口号。梅斯特指出,自由贸易中有“赢家、也有输家”,“贸易可能提升国家的经济生活水准,自由贸易有加分作用。”

针对移民问题,她指出雇主通常难以找到有技能的员工。“增加雇主寻找合格员工困难度的政策,将使得这些企业所面临的压力升高,到头来对经济发展并不必然是件好事。”

梅斯特及其他多数美联储官员均预计,该央行将于12月再度加息。据9月所发布的预估中值显示,他们预期明年将两度升息,在2017年末之前将目标利率推升至约1.1%。

“我的路径可能略高于大家预估的路径,”梅斯特在提及预期中的升息时指出。“经济正达到我们的两项目标,因此似乎适合开始调高利率,”她在提及美联储通胀及就业目标时指出。

她称,在面临市场“极度”波动时,她会重新思考,“但我们所谈及每日的波动...并不会让我特别感到困扰,亦不会因此而想要改变政策立场。”

来源:和讯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