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神圣的改革 却用极权手段达成

字体大小:

台湾联合报社论称,党产会决议没收国民党的中投公司和欣裕台公司,连国民党中央党部也“收归国有”。党产会主委顾立雄侈言不当党产条例的落实,是走向民主的最后一哩路;我们则担心,顾立雄和党产会的横行,正在砌起民主法治的第一块墓碑,而镌刻其上的党产条例,也将是民主法治的第一篇墓志铭。

识者早就劝告国民党拿出改革勇气,清理历史遗绪,让党产归零,不仅丢掉包袱,重新出发,也建立更公平的政党竞争环境。但国民党难舍近利,无视长害,既然戒不掉党产奶嘴,切不断利益纠葛,当然就挣不脱绿营选举时的一路夹缠,更躲不过民进党掌权后的政治追杀。败选后的国民党,已若丧家之犬,而今更被逼向抄家灭产的绝境,当舍不舍,招祸取咎,无不自己也。

然而,党产会以行政院下属机关,跨越行政、立法、司法分际,毋需详实调查,不理程序正义,不但有罪推定,还要法溯既往,迳自“判决”国民党党产来源“不当”,更假中华民国之名,夺产抄家,没收充公。国民党党产败散不足惜,民主坍塌才教人心灰,法治裂崩也教人心忧,宪政破毁更教人心痛。

顾立雄高举转型正义大纛,许多人看到的却是民进党为永保执政,必欲歼灭国民党的意图,切其金脉,断其命脉。但以当前现实政治而言,蓝绿两大党去其一,政党政治即告失衡,民主体制随时可能倾覆。果真国民党横遭灭门,民进党一党独大,民主政治的运作,缺乏实质制衡力量,洵非好事;而民进党即使能够总揽权力于一时,缺乏政党的自主竞争,也难永保政权,却先葬送了民主。

问题的关键,在于手段的正当性。改革是必要的,但不能以极权手段来达成;转型正义目标崇高,更不能以滥权踰法违宪手段为之。然而,从订颁党产条例到党产会成立,政治针对性极强,清算斗争味极浓;尤其顾立雄,恃其刚悍,顾盼自雄,既视程序正义如敝屣,复视法院判决如无物,更视民主法治如草芥;却一副大义凛然之貌,对可预期的法律战,一方面教训国民党要“体认转型正义的真谛”,一方面指导法院要“体会转型正义的价值”。顾立雄抡着党产条例大刀,耍得虎虎生风,于是现代台湾,吹起半世纪前的大陆文革歪风,横扫一切民主法治。

但最可怕的,还是面对权力的心态。蔡英文叮嘱“谦卑、谦卑、再谦卑”,已如马耳东风;“沟通、沟通、再沟通”,更成明日黄花。民进党在野时扞卫的民主价值、法治原则与程序正义,当政后统统成为施政的绊脚石。完全执政,岂容权力被关进制度的牢笼里?既曰正义,何须等待正当的行政与司法程序?改革神圣,手段极权、踰越法治又何妨?有这种心态,就会有党产会和顾立雄这种权力怪兽。

狠遭掐喉的国民党,要背水一战都很难施展。不过,国民党撂了一句话,“山水有相逢”。这既是劝人行事应留余地,不要做得太绝,因为人生总有相遇的机会;也是扬言忍一时屈辱,未来十倍奉还。然而,不论国民党能否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者终究沦为阿Q式的精神胜利战法,令人悚然而惊的是,在民主政治体制下,我国的政党竞争难道最后会走向相互报复的循环?

事实上,民主的原则、法治的精神、宪政的分际,都有一条不容踰越的红线。一旦红线遭到破坏,就很容易走向扩权滥权、专制独裁的道路,或者陷入民粹当道、政治失序的乱象;更且演变成社会对立撕裂,仇恨因陈相袭,终致循环报复,永无宁日。

我们要改革,但不要滥权或民粹,更不要极权手段,而致民主崩解,法治荡然,宪政破毁。我们相信蔡英文的改革动机,但要提醒的是,如果操之过切,鸭霸蛮干,越法踰宪,即使是善意,也可能铺成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