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韬文:香港特首选举的隐秘传播

字体大小:

【明报文章】香港政改中最大的争议是参选权和候选权是否开放公平的问题,因而有真假普选的分野。因为社会未能就此妥协,政改最后胎死腹中。如今又是特首换届时节,所奉行的仍是“小圈子”选举,无论是参选、候选、以至投票都是由1200人组成的选委会决定。不过,这个小圈子只是表象,实则背后有一个决定性力量——中共中央,彼此构成了一种“小开放大集权”的选举模式。与这种局部开放集权式选举制度相呼应是选举传播的隐秘特点。所谓隐秘特点,是指传者所用的符号较为密实,不为大多数人所觉察,只有特定人士才能认识和解读。冷战时期,有一些“中国通”每天留意的就是中共领导人座次、排名和言行上的细节变化,从中窥伺中共权力及政策的动向,是隐秘传播的一种运用。

微言大义与蛛丝马迹

没有想到的是,这种隐秘传播在回归后特首选举中再度流行起来。由于制度的设计,选委会的政治倾向很大程度为中共中央所左右,而中共中央又是中国大陆权力最集中的地方,它的一举一动自然受到香港舆论的注目。中共中央对外的政治透明度一向很低,对香港也好不了多少。结果在缺少公开资讯的情况下,香港传媒和民众只能在一些敏感的问题上从一些疑似暗码中读取资讯,是以努力从中央发布的言辞中读出微言大义,从领导人的手势眼神中查找蛛丝马迹,或是从放风人士中得知一点难以判别真伪的消息。不是所有人都懂得如何阅读及判别这些蛛丝马迹,主要是对中共文化有所了解的新闻工作者和评论人才有这种本事。当然,他们的解读也不一定正确,彼此也可以是矛盾的,因为解读的本领有高低,而暗码的意义也不一定清晰明确。

有关香港选举的隐秘传播最经典的例子是江泽民在回归前在人民大会堂拍大合照时,在“众里寻他”找董建华握手,引起媒体对中央“钦定”董建华为特首的解读。后来,“江握手”果然成为首任特首。不管江泽民原意有否此暗示意图,中央领导人手之所向已成为观察香港选举的风向标。随后董建华声称脚痛而中途辞职,在曾荫权继任之前,他也得到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与他握手11秒,引起“黄袍加身”的遐想。没想到,这个暗码又透过习近平在去年6月亚投行在京开会时特意跟曾俊华握手而再次引起“钦定”的猜测,可算是这次选举的先声。与握手相类近的暗码尚包括有否与中央领导人见面、见了多久、出来时“面圣者”的表情如何、中央的新闻通告有何措辞用字,这些都成为新闻工作者及评论人大事发挥的题材。

赛马红绿灯的譬喻

使用暗码的用处是有所提示但却不用明言,使事情留有余地,让消息在民间自然发酵传扬,达至领导人想要的社会效果。为什么中央属意谁人当特首不能一早公开说明呢?那是因为理论上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特首要由港人选出,这样才符合港人治港和民主的原则,并能以此加强特首的认受性。但是人尽皆知的是,中共拥有香港政治生杀大权,对特首有钦定的能力。当年董建华面对连任问题时,是时有线电视记者张宝华冲着江泽民问他是否已经“钦定”董建华继续出任特首。江泽民对“钦定”一词极为敏感,不顾仪态地向张宝华高声训斥一顿,声言绝无其事。由此可见,那时的中央还是想给港人一种尊重民主自治的形象,不像今天的“直率”。

反观这届特首选举,选举红绿灯的譬喻大为流行,说明钦定一说已变得习以为常,反映了香港政治文化的微妙转变。在报道民主选举时,很多传媒是以民意的走势作为报道主线的,这是因为民意的起伏能够反映出选举形势的变化。由于民意在香港选举中是次要的,主要是看中央如何一锤定音,而中央又选择不说话,结果,新闻多流于传媒对中央喜厌的猜测。在整个选举过程中,传媒所关注的是中央钦点了谁?中央如何安排选举赛事?在传媒心目中,选举也变成了赛马,大家争相问谁人获得入闸出赛的绿灯?谁人受困于红灯?而某人的红灯会否最终转为绿灯?一时之间,传媒充斥着“跑马仔”、“去马”、“黑马”、“陪跑”、“闯红灯”等有趣用语。

亮什么灯有待中央发落,而大多数传媒所能做的就是以政情、传言、评论、新闻等方式参与这场选举游戏。

香港去向才是根本问题

传媒花了大气力在捕风捉影的猜测游戏上,新闻无疑变得八卦和有趣,但是留给政局分析报道的精力就明显不够。事实上,香港面对一连串重大的问题,应该趁特首选举的机会大事探讨,从而找出一个恰当的特首人选才对。香港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局面?香港主要的问题是什么?如何可以解开香港的死结?香港如何才可以重新上路?香港往何处去?要解决这些问题,要实行这些愿景,中港需要制定什么政策?要制定和实行有关政策,香港需要一个怎么样的特首?有了这样了解,我们才能评价特首候选人,才能评价他们的政纲,才可能找到社会的共识。选举本来是一个检讨香港的时刻,但由于报道变得跑马八卦化,社会平白断送了这样的一个好机会。要改变这种情况,真正民主化固然是根本的办法,但传媒工作者的自觉性也很重要。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研究兼荣休教授

来源:明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