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办论坛探讨“港独”成因 学者:中央治港宜弃内地思维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报道,香港立法会议员宣誓风波仍未落幕之际,内地8名知名学者在北京大学召开研讨会,探讨“港独”成因及一国两制等涉港问题。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饶戈平认为,就解决香港问题而言,“一国两制”对国家和香港的利益是最大化的,亦有学者建议中央不宜用管理内地的思维来处理香港问题。

宣誓事件切入 邀专家参与

这个题为“宪法忠诚与国家建构——从香港立法会宣誓事件切入 ”的“第三十四期北大博雅公法论坛”,由全国港澳研究会、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港澳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研讨会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赵汀阳开讲,其他专家再参与研讨(见表)。

国务院港澳办政研司副司长、全国港澳研究会副秘书长张国义介绍“宣誓事件”的背景后,提出三点问题:第一,除已取消资格的2名议员与正待司法覆核的4名议员外,如何处理其他在宣誓上存在问题的议员?第二,立会内的“港独”分子可通过释法追究责任,立会外的“港独”言行如何根治?第三,回归已近20年,为何人心渐行渐远?

赵汀阳认为,“宪法”本质上是一种规则,而所谓“合法性”实际上是对强者有利的博弈均衡,理想化的宪法在现实中并不存在,但可作为一把尺子,衡量现实与理想的距离,所以宪法是处于不断完善中的,而一部好的宪法就是让人权衡自己的利弊后,仍宁愿留在这个游戏中。

“参加游戏须守游戏规则”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戎分析“港独”成因时指出,1949年后大量内地人因逃避土改、反右和文革涌入香港,他们难以正面接受大陆政权;内地没有对香港社会做有系统的研究,不了解香港社会的结构、问题、现状和矛盾;回归后亦没有及时修订香港教科书,延续殖民地的历史教育以及外部势力干预。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任剑涛则认为,这些“港独”议员既然要参加香港特区的政治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否则应安于从事社会运动,如果先承诺参与游戏,然后推翻之前的承诺,此举在政治学上是对立的。

“因乱治国” 形成政治高压

任剑涛又指出,中央的释法举措,是多年来内地“因乱治国”而非“因序治国”的治港方针的投射。当香港没“乱”的时候,中央就仰赖香港议会、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博弈,“乱”的时候又总是把最后才应该使用的手段拿出来,结果形成一种政治高压,博弈空间迅速收窄。他建议内地不宜用管理内地的思维来处理香港问题,对其余宣誓有问题的议员究竟要“乘胜追击”还是“区别对待”仍需要考虑。

在进行总结发言时,饶戈平认为,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对“一国两制”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是预计不足。回归后香港部分人多讲“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少讲“一国两制”,对中央与香港的关系,以及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管治权的理解存在严重误解。他强调“当前要坚定不移地坚持‘一国两制’,全面、准确实施,确保不走样、不变形,并在实践中发展‘一国两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