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观察:对话架构或生变 BIT凶多吉少

字体大小:

香港明报发表文章指,特朗普一上台,从事中美经贸的公司老板自然是最紧张的其中一群人。中美经贸作为两国关系的“压舱石”,每年贸易额超过5500亿美元(约4.27万亿港元),不仅给两国带来经济利益,亦是促进全球贸易、稳定世界经济的重要引擎。不过,奥巴马政治遗产之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在他卸任后很可能会有所转变,而他大力推动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已注定难产。

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上台不久,4月就在伦敦G20峰会上与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晤,之后根据两人共识,中美双方将原有的“中美战略对话”与“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合并升级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由两国元首的4名特别代表共同主持。同年11月15日,奥巴马首次国事访问中国,创下美国总统就任当年访华的先例。中美之间现时有60多个对话机制,广泛涉及政治、经济、军事、人权、网络安全各个方面,当中以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层级最高。

机制恐失系统性 沦“个别”接触

2013年,在奥巴马开始第二个任期及习近平接任国家主席后,习近平在“庄园会晤”中提出“新型大国关系”,此后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亦进一步深入细化,由于两国关系基本稳定,突破点下移至技术层面的“硬骨头”,中美成立了多个工作小组,就具体事务进行磋商,工商界等民间意见亦更多纳入谈判之中,双边关系更加“贴地”务实,但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作为“上层建筑”,仍然起到统领大局、指引方向的作用。

这些长期稳定下来的对话架构背后,是一批默默付出的两国各层级工作人员,也代表一套行之有效的运行模式。但反建制的特朗普当选后,即以打破旧规矩的面目示人,例如在会见科网巨头时称“你们可以致电给我,我们这里没有正式的指挥链”,甚至连“一中”原则都有所质疑,想必他也未必会受中美8年来的固定套路束缚。虽然操作层面的谈判人员不会因总统换人而改变,但内阁重组后,新政府、新部长对中国的取态转向也有巨大影响。在中美关系中,若失去各类“上层建筑”架构,所有事件都变成“个别事件”,会有失系统性和整体性,这必然是习惯了有事就在对话架构下沟通的中国所不乐见的。

BIT较自贸区开放

据消息透露,今年11月初,已经谈过第31轮、原可“收官过圣诞”的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的第32轮谈判,已无法在圣诞假期前举行,即使1月再举行,也很难在奥巴马卸任前通过国会批准。急于推进的中方官员已经多次放话,副总理汪洋11月底访美时称,中方BIT的开放程度高于现时的自贸区;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上周六(17日)亦在中国经济年会上称,中国与美国的BIT谈判将制订全球标准,希望尽快达成协议。现在看来,凶多吉少。

文:余明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