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社:中国与东盟紧密合作打破美日南海图谋

字体大小:

中评社评论员 彭念

在经历了2016年的逐步降温之后,南海(南中国海)局势将在来年迎来关键的转折点。一方面,菲律宾、越南对华关系的持续改善为《南海行为准则》的加速磋商及最终出台创造了绝佳机会;而另一方面,特朗普团队对中国在南海军事部署的不满正日益频繁地公开表露,这已成为中国与东盟(亚细安)推动《南海行为准则》的最大外部干扰因素。

自从杜特尔特当选为菲律宾新任总统之后,菲中关系不断缓和。南海局势的紧张氛围也逐渐减退。近日,菲律宾又公开表示,南海仲裁判决内容以及中菲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将不会被带入即将于今年4月召开的东盟峰会。考虑道菲律宾的主席国身份,只要菲律宾不挑头拉南海问题入会,其他国家就很难主动提出南海问题。此外,越共总书记阮富仲以及越南总理阮春福已接连访问中国,双方也就海上安全合作达成共识。因此,越南也不太可能充当“急先锋”,贸然在今年的东盟峰会上提出南海仲裁。如此来看,在今年的东盟峰会中,南海仲裁将不再是一个争议性话题。南海仲裁将不再是引发南海局势起伏的重要变量。

然而,最令人担忧地仍然是美日等外部因素的干扰。事实上,尽管外界认为特朗普上任后将主要关注经济收益,但其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的直接指责,尤其是对中国在南海军事部署的强烈不满,至少表明其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不会比奥巴马政府弱。并且,考虑到特朗普对道德等软实力因素的轻视,美国不会拿南海仲裁大做文章。

但更令人恼火地是,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更有可能拿中国在南海的军事部署说事。近日,美日以中国为假想敌展开联合军事演习,应该被看作是对中国在南海军事部署强化的直接军事反制。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日出访菲律宾、印尼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频频提及南海问题,试图动摇这些国家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姿态。此外,包括特朗普本人、侯任国务卿蒂勒森以及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等都已经明确地指责中国在南海的军事部署。尤其是即将出任美国国务卿的蒂勒森关于南海的强硬表态已经引发广泛的担忧。

毫无疑问,美日在南海问题上的一系列搅局行径已经影响到中国与东盟关于《南海行为准则》的谈判进展。而《南海行为准则》将是确保南海局势持续降温并保持稳定的最重要法律措施。

目前《南海行为准则》中最具难度的谈判内容就是如何定义中国在南海的军事部署,以及如何要求各方维持现状。换言之,中国担心东盟借助行为准则对中国未来在南海的军事部署进行法理限制。毕竟中国在南海面临的最大挑战其实并不是东盟,而是不断在南海升级军事威慑能力的美日。如果美日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升级,中国自然也会升级。但东盟也有理由对中国在南海的无限制的军事部署感到担忧。

因此,对于中国与东盟而言,尽管达成行为准则的大环境已经出现,但是如何摒除美日干扰,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达成《南海行为准则》仍是重要挑战。事实上,尽管菲律宾急切地希望促成《南海行为准则》,但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已强调,今年7月之前出台的“准则”草案只是“准则”磋商中的一个阶段性进展,下一步磋商任务将更加繁重。

总体而言,如果中国与东盟能够在顶住外部干扰的情况下及早就《南海行为准则》的关键条款达成共识,则今后美日因素对南海局势的刺激作用将显着降低,这显然有利于南海问题在保持稳定的基础上最终寻求到妥善解决的方案。而如果中国与东盟就“准则”的磋商无果而终,则美日外部因素的干扰作用将更趋明显,南海问题的最终解决就更遥遥无期。

因此,中国必须高度警惕美日在南海问题上不断加码的搅局动作,继续与东盟保持积极合作态势,并适度提升在南海的必要防卫措施,最终以紧密合作和积极防御来打破美日搅乱南海局势的图谋。

来源:中评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